除了看空特斯拉保险,巴菲特股东会上还有哪些保险干货?

2019-05-07 18:50
作者:保观
来源:保观

上周末,一年一度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东大会在美国奥马哈如期举行。 全球金融人士纷纷聚焦这一投资界的盛会,与4万多名伯克希尔股东,一起聆听“股神”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和伯克希尔“二当家”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畅谈公司经营、投资理念、宏观环境、人生态度等多个话题。 在此,保观整理了本次大会中关于保险的部分内容。

真正的竞争对手

据悉,伯克希尔·哈撒韦约三分之一的业务都在保险领域,旗下包括汽车保险公司Geico(政府雇员保险公司)。 巴菲特在股东大会召开前表示,Geico的市值已经超过了500亿美元。

当被问及Geico的竞争威胁时,巴菲特指出了一大竞争对手,Progressive(前进保险公司)。 他认为,两家企业都资质良好,但两家的共同点是想要争着打败另一个同行业竞争对手State Farm(州立农业保险公司),也许未来五年或十年就会见分晓。

Geico保险公司初始的顾客群主要为事故率低的政府雇员、头等兵和军官等,采取直接邮寄保单的销售方式,没有保险代理商,其销售成本比有销售代理商的保险公司低约30%,其保险利润率比行业平均高出约15~20个百分点,因此有显著的竞争优势。 现在,公司客户范围已经扩大到美国各个群体,拥有保险客户约600万人,同时是美国最大的直销保险公司。

Progressive保险公司自从1937年建立以来,就一直是美国汽车保险行业的一股创新力量。公司拥有一个名为“即刻回复”的系统接触点,专门用于汽车保险理赔,而且理赔的时间是以小时或天数,而不是以周为单位来计算的。 理赔方式上的突破使其雄居汽车保险产业链的龙头地位。 它曾经只是一家保险细分市场的专业公司,现在却迅猛发展,突破原有的利基市场,开始领导保险主流市场。

在本次大会上,主管保险业务的副董事长阿吉特·贾恩(Ajit Jain),潜在的CEO继任者,补充表示,Geico的优势在于综合费用率(expense ratio),而Progressive公司的优势则在于保险赔付率(loss ratio)。不过两家公司正在缩小差距。

不看好特斯拉进入保险业

上月,特斯拉(Tesla)掌门人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表示,特斯拉将在5月推出一项新的保险,相对于与第三方保险公司合作的InsureMyTesla计划,新保险计划或将全部由公司内部管理。 司机的驾驶行为也将纳入保险费率体系。 马斯克自信地说,特斯拉可以“直接了解基于汽车的客户的风险状况”,这给了该公司一个重要的“价格套利或信息套利机会”。 因为自身的数据优势,马斯克认为其保险将优于保险公司提供的同类保险服务。

一直以来,保险业务都是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蓬勃发展的领域。 对于,特斯拉进军保险业,巴菲特并不感到任何担忧。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巴菲特在股东大会上表示,“汽车公司进入保险业务可能与保险公司进入汽车业务的成功率差不多。”  使用远程信息处理(Telematics)的想法已经在保险公司中广泛采用,而汽车公司开展保险业务不会具备任何优势。 新车保险毛利率6%,已经没有太多盈利空间。 巴菲特还表示,特斯拉可能会因冒险进入保险业务而陷入困境。

“护城河”理论之争

其实,素有“硅谷钢铁侠”之称的埃隆·马斯克和“股神”巴菲特早就“杠”上了。 去年,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在一季度财报会议上表示,巴菲特的“护城河”理念已经过时了,毫无说服力。 他指出:“如果你对抗敌人入侵的唯一壁垒就是护城河,那么坚持不了多久,真正重要的是创新速度,这才是保持企业竞争力的重要因素。”

众所周知,“护城河”理念是巴菲特在1993年的股东大会上提出的。 巴菲特认为一个伟大的公司必须拥有一条又深又险的护城河去抵御外敌入侵。 护城河即核心竞争力,可以表现为品牌优势、销售实力、市场占有率、技术竞争力、成本优势等。

现实中,这样的例子有很多:苹果(Apple)的护城河是软件技术,品牌影响力、物流能力等; 星巴克(Starbucks)的护城河是消费者对品牌的认同度和庞大的线下连锁店数量等; 名创优品(MINISO)的护城河是仓储供需系统、成本控制和店面规模等。

对于护城河理论的公然抨击,巴菲特在去年的股东大会上做出回应称,科技的快速进步的确在近几年里摧毁了不少企业的“护城河”,但这并不代表所有企业的“护城河”都能被科技摧毁,企业都应该不断改善自己的“护城河”。

关于承保特殊风险

保险负责人阿吉特·贾恩认为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 他会收集尽可能多的数据,然后试图计算事件发生的几率,最后再与巴菲特一起敲定结果。 “与其说它是一门科学,不如说它是一门艺术。

当承保一种新的风险时,“我们绝对要确保风险敞口是有上限的。”他表示,伯克希尔公司更多时候会拒绝承保不寻常的保单。

巴菲特补充说,伯克希尔是少数几家愿意承担巨大风险的公司之一。 以911恐怖袭击为例, 他说:“一周前什么都不担心的人蜂拥着购买保险,保险公司随后开始担心涉及巨额资金的事情。世界上确实没有多少人愿意倾听。”

保险业务价值几何?

看起来好像比账面上要高很多,而且他们不会出售这项业务。

巴菲特表示:“我们认为,保险业务对我们更有价值,也更适合伯克希尔公司。我们对这项业务的估值非常高。”

巴菲特指出,保险行业存在一定的讽刺意味。 如果你有多元化的财产和意外灾害保险业务,如果你准备支付你的赔偿金,那么你就必须拥有那么多的资本储备,这不是什么好生意。

他说,如果你真的遇到最坏的情况,就不可能真的避开这种风险。再保险根本无法覆盖它。这意味着,伯克希尔是承保保险业务的理想形式,因为公司拥有大量与自然灾害无关的资产。

巴菲特指出,伯克希尔不需要从其他任何人那里购买再保险,这样他们就可以比大多数保险公司更有效地使用手中持有的浮存金。

不介意政府监管

有人问道,政客才是真正主管银行的,而不是银行的管理者们。

对此芒格称,有这种情况,但不多。巴菲特称,自从伯克希尔进入保险业以来,这个行业就一直受到监管,这是个好事。保险业是先把钱交给别人,然后别人对未来做出承诺,银行业也是如此。在这种情形下,不介意监管的存在。

第一季度营业利润好于预期

在股东大会开始前,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布了2019年一季度业绩。

报告显示,伯克希尔·哈撒韦一季度营业利润55.6亿美元市场预期52.9亿美元(注:营业利润不包括伯克希尔投资和衍生品投资组合的季度损益。)

该公司第一季度保险业务营业利润为3.9亿美元,低于去年同期;保险投资收益同比增加了2.25亿美元至12.4亿美元;铁路、公共设施及能源业务营业利润为18.6亿美元,也超过去年同期。

A类股每股收益13209美元,去年同期为净亏损692美元;

B类股每股收益8.81美元,去年同期为净亏损0.46美元;

当季,伯克希尔·哈撒韦投资收益达到155亿美元,远超去年同期的净亏损62.6亿美元。

截至3月底浮存金为1240亿美元,较2018年底增加约10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