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保费图谱:从七大梯队,看行业如何告别负增长

2018-11-14 11:51
作者:今日保
来源:今日保

九月保费出炉,中国保险业终于告别负增长。

 

前九月,国内原保险保费收入3.07万亿元,同比增长0.67%。

 

上个月,上述两个数字分别为2.74万亿元和-0.74%。



其中,9月单月财险实现保费收入998亿元,同比增长9%。相比前5个月平均15%的保费增速,进入下半年以来的财险业增长乏力。事实上,5月份后,财险行业保费单月增速未能跑赢行业12.5%的平均增速。



寿险方面,9月单月原保费实现2214亿元,同比增长17%。相比上半年的数据,进入下半年的寿险业保费增速回暖明显。连续两位数的增幅,9月份寿险行业规模保费实现了2.3%的正增长。

 

寿险的回暖,也是国内保险业告别负增长的关键因素。具体而言,则是规模巨大的传统老牌保险公司的回暖与发力,但行业依旧有76家公司无法跑赢平均增速,原因或转型、或陷入经营困境。

 

为了更好的观察各险企的具体表现,《今日保》根据保费规模将财寿险公司各分为四个梯队,逐梯队分析。


财险四大梯队表现

平安太保领跑大中型公司,41家险企无法跑赢行业平均增速


财险四大梯队分类是以2017年度保费规模为基准,第一梯队指年保费1000亿元以上者,国内只有三家,即人保财险、平安产险、太保产险等财险“老三家”,为巨型财险公司。

 

第二梯队,是2017年保费收入100亿元—1000亿元者,为大中型财险公司。看似巨大落差的上下限,事实上仅有7家,剔除政策型保险公司出口信用仅有6家。而保费规模也在200—500亿元区间浮动。

 

第三梯队,则是2017年保费收入50—100亿元者,为中型财险公司,共计9家。二三梯队者多是成立时间较长,具备持续盈利能力的公司。

 

第四梯队,是2017年保费收入不足50亿元者,多是新兴财险公司,为小型财险公司,亦是财险经营困难户集中地区。由于基数较小,高增速者辈出。


第一梯队:“老三家”强势依旧


第一梯队前9月保费情况


前9月,财险老三家依旧保持着绝对的市场份额64%。巨大的保费规模下,依旧保持着高于行业的平均增速。其中,平安产险、太保产险9月保费增速为15.01%和13.98%,高于行业12.7%的增速。老大人保财险的保费增速纵然有所降低,依旧保持12.26%的增速,远优于多数大中型财险公司。

 

市场份额的强化外,根据《今日保》的统计财险“老三家”三季度净利是财险行业的120%。

 

125.45%,财险“老三家”人保财险、平安产险、太保产险三季度的净利润之和所占的市场份额。相比上半年净利润接近100%的份额,再度提升了20多个百分点。

 

份额的增加、利润的增加,意味着进一步挤压着其他财险公司之空间。

 

更为严峻的是,巨头财险公司净利润在第三季度纷纷下滑严重,业绩表现最好的平安产险反超财险老大人保财险后,净利润依旧环比下滑-39.93%。人保财险和太保财险三季度净利润环比下滑均超过70%。


第二梯队:中大型财险公司多跑输行业增速,利润萎缩


第二梯队前9月保费


“老三家”之后的财险第二梯队的国寿财险、中华联合、大地财产、阳光财产、太平保险、出口信用、天安财险是巨头之外财险市场的中坚力量,合计市场份额达到21%。他们的生存状况更能反应整个财险市场的情况,其中仅有大地财险和太平保险同比增速跑赢行业均速。

 

相对“老三家”份额合计上升0.4个百分点的市场表现,第二梯队险企市场份额下降0.6个百分点。中国财险公司市场份额超过0.6个百分点的公司仅有16家。


今年第三季度,财险第二梯队盈利状况并不好,萎缩严重,甚至出现亏损现象。原因,依赖车险的情况下,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而车险市场除价格竞争外,尚未看到其他有力竞争的手段。车险费改尚未到底的征途中,不可避免的陷入增速下滑乃至份额丢失,甚至利润渐薄的尴尬之地。


第三梯队:众安成中型险企黑马


第三梯队前9月保费


财险第三梯队,众安财险、永安财险、英大财险、华泰财险、永诚财险、中银保险、安盛天平、紫金财险、安邦财险共计九家,合计市场份额5.64%。2017年这一数字为6.13%,下滑0.5个百分点。

 

上述公司多是成立10年以上,拥有稳定盈利表现的险企。如华泰财险、英大财险、中银保险等。他们的表现和第二梯队类似,除了三家跑赢行业平均增速外,余下公司保费增速均不理想,甚至出现4家负增长的公司,分别是英大财险、永诚财险、安盛天平、安邦财险。


众安财险成为其中的黑马,亦是保费增速最高的前三梯队公司。如无意外,会在今年进入第二梯队,保费规模突破百亿元。


2017年,众安保险的保费收入只有59.57亿元。这也是多年来,国寿财险外,少有的打破财险市场格局的公司。


遗憾的是,国内4家互联网财险公司在高速的保费增速中,依旧无法解决盈利问题。


第四梯队:高速增长中的小型财险公司


第四梯队前9月保费


第四梯队,68家中小新财险公司,亦是最为活跃者。由于保费基数较小、相当部分公司成立时间短,故大部分公司保费增速跑赢行业,40家、占比近六成。

 

值得关注的是,这部分公司中有一些小而美的案例,以农险公司、或有不可复制禀赋的公司为主。如以地方政府为背景的财险公司、巨头实业公司的自保公司、电力系财险公司等。

 

其中,也出现几家负增长者,长安责任、富邦财险、铁路自保、现代财产、信利保险、劳合社6家险企同比增速为负数。


寿险四大梯队

上市险企回暖终结行业负增长,负增长者31家


寿险三大梯队分类以2017年度规模保费为基准,第一梯队指规模保费1000亿元以上者,除了老六家外,还包括安邦人寿、华夏人寿、富德生命人寿、人保寿险,市场表现为行业晴雨表,视为大公司。

 

第二梯队,是2017年规模保费为100-1000亿元的寿险公司,多为大中型保险公司,也是数量较多者。

 

第三梯队,则是2017年规模保费不足100亿元的寿险公司,多是中小新型公司。实际上,这部分公司规模保费多不足50亿元,和财险类似,基数较小,增速者众多。


第一梯队:平安新华领跑前十大寿险公司


第一梯队前9月保费情况


如同财险市场般,寿险领域第一梯队表现亮眼,同比增速超行业均速的寿险公司居多数,占比六成。期间,上市保险公司全部实现正增长,5家跑赢行业平均增速。

 

期间原因,上市险企的个险和续期底蕴。

 

由于2017年134号文整改大限之前集中促销的快返型年金的影响,2018大部分寿险公司遭遇大幅新单保费负增长,乃至牵连整个规模保费陷入大幅负增长。

 

即便是四大A股寿险巨头亦如此,代理人渠道新单保费皆是负增长,且是动辄十个、二十个百分点的负增长。

 

但以个险为主的上市公司收到影响较小,平安人寿、太保寿险、新华保险在这场大调整中依旧保持着两位数的增幅。

 

平安依旧维持20%左右的高增长,新华原保费增速也提至13.10%,太保寿险前9月同比增速为12.74%。

 

大调整下,个险薄弱的人保寿险、安邦人寿的负增长亦属意料之中。


第二梯队:中型公司多探路转型者


第二梯队前9月保费


第二梯队中,24家寿险公司,一半跑赢行业均速,一半跑输行业均速。跑输的13家寿险公司中,又有11家寿险公司同比增速为负数,且降幅度多为30%以上。这部分公司恰是银保大户,属于转型探路者。


2018年的银保调整中,负增长不言而喻,也将遭遇更多严峻挑战。


跑赢行业均速的公司中,有个险基础的稳健型公司,如友邦、中美联泰、百年人寿等,相对稳定成熟。又或者是银行系公司,如中邮人寿、建信人寿等。


第三梯队:小新型公司多高增长者


第三梯队前9月保费


第三梯队,小新型公司居多,无太多市场影响力,52家公司合计市场份额不足5%。除了没有保费收入的10家寿险公司(多为养老险公司),27家公司跑赢行业增速。


和财险公司情况类似,这类保险公司保费基数多较小,尚属开疆拓土中,保费规模飞速增长。


但也有成立多年陷入经营困境、开拓困境者。这份列表中, 10家寿险公司同比增速呈现下滑趋势。如成立时间甚久的君龙人寿负增长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