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星产业]卫星行业的保险市场与小卫星未来的保险

2018-10-12 18:07
作者:蓝天翼
来源:千域空天

最近随着越来越多的新火箭和小卫星进入市场,很多航天相关的周边话题开始热了起来。在上个月的Utah小卫星会议上,据SpaceNews报道,一个Side Meeting中进行了关于“小卫星是否需要保险”的讨论。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参考8月27日的SpaceNews Magazine 《Do Smallsats EVEN Need Isurance》


千域空天结合SpaceNews的报道和一些保险/保险经纪公司在航天领域保险的数据,分享给大家。


给卫星买保险的历史


根据大多数文献或查询的信息,1965年首次出现了开始给自己的卫星买保险的行为,Intelsat为“Early Bird”卫星购买了发射前保险;1968年Intelsat为Intelsat III卫星购买了发射前和发射保险。


对于已经历史悠久的保险业来说,卫星和发射在20世纪60年代仍然是新鲜事物,但即便如此,保险已经开始成为航天产业发展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环了。


从Manikowski在2010年整理的世界航天发射次数与进行保险次数对比可以看出,进行保险的发射数量在80年代有了较为明显的提升,这是由于世界航天的发展在这时逐渐开始,越来越多的卫星运营商开始为自己的发射购买保险以抵御潜在的发射失败风险,这一趋势一直延续到现在,越来越多的商业卫星运营商进入航天领域,也开始关注如何购买保险。



而从XL Caltin公司在2018年第九届"Aviation and Space Insurance in Russia"会议上公布的数据来看,在近20年的所有发射中,对发射进行保险的比例从2011年36%上升到了2017年60%,可以说保险已经覆盖了超过半数的发射。



知名的国际保险公司MARSH在2017年公布了一份全球2000~2016年航天保费收入和赔款的数据图,我们可以看到这17年的数据,除了2000年、2001年、2007年、2013年、2015年这5个年份外,其他12个年份都是保费大于赔款的,而从拿到的最新的2017年数据,保费也是高于赔款。对于保险公司来说,“至暗时刻”就是下图那些Claims高于Premium的年份。



卫星都有哪些保险?


如上文所说,1965年的第一笔卫星的商业保险是发射前保险,而并非我们所熟悉的发射保险或在轨保险。由于航天行业的特殊性,整个行业的保险种类也是处在不断的变化和调整中的。总的来说,我们可以认为卫星可以购买的“商业保险”主要有四类,分别是发射前保险、发射保险、在轨保险和第三方责任险。


Satellite/Launch Vehicle Pre-Launch Insurance


发射前保险提供对卫星或其部件从制造商处离开,经过运输到达发射场,在发射场进行测试、加注和总装后,直到火箭点火时发生损失的赔偿。


我们熟悉的SpaceX曾经在2016年的9月进行静态点火测试时发生爆炸,将准备发射的AMOS-6摧毁,但从目前此事的发展来看,尽管保险公司已经向IAI(AMOS-6卫星制造商)赔偿了2.15亿美元,但IAI依然在今年1月将保险公司、保险经纪公司等告上法庭,认为赔偿金额还有3亿以色列新谢克尔(约8300万美元)应赔付。从这一点我们也可以看出,尽管“发射前保险”这一险种在卫星的商业保险中历史最悠久,但依然有分歧。



Satellite Launch Insurance 


发射保险提供的是火箭发动机点火到卫星与运载火箭末级分离期间发生损失的赔偿。对于目前有统计的数据来看,发射失败是导致卫星出现损失最常见的情况,根据英国保险公司Aon的数据来看,如果把发射作为卫星的一个分系统,在其统计的共278次赔款中,发射占了93次,超过1/3。



对于发射保险,有时也可以将保险持续到卫星完成在轨道上的测试阶段,而这种Launch + One Year 的保险方式越来越成为主流,轨道测试阶段的限制通常为45~60天。


通过XL Insurance的数据来看,对于卫星出现问题的时间,除了发射过程占45%,在轨的最初两个月出现问题的比重占到了42%,也就是说如果用户购买的发射保险涵盖了轨道测试2个月的阶段,那么就能够覆盖住绝大多数(高于80%)卫星损失的可能性了。


 

近几年来发射成功率很高,同时也没有出现大的赔付,发射保险对发射服务提供商来说也迎来了最好的时代,Aon的统计数据表明,2013年后普遍的发射保险费率都低于10%,甚至在这两年已经出现了低于3%的超低发射保险费率。



Satellite On-Orbit Insurance


在轨保险也可以理解为卫星的“寿险”,可以为运营商放置卫星在其使用寿命期间完全或部分失效带来的风险。此类保险在发射保险到期的时候开始,通常用户可以选择每年进行续保,保险公司会在每一期保单开始前审查卫星的健康状况确定续保的情况。


而从XL Insurance的统计数据来看,每年所有在轨有在轨保险的卫星的出现故障的概率仅为1.5%,如此低的风险概率也使得许多卫星运营商选择不购买此项保险,在轨的GEO卫星有50%拥有此项保险,LEO卫星则不到10%。


 

而近几年来的在轨保险费率也呈下降趋势,从Aon公司的统计数据来看,普遍的平均值已经低于1%。



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在轨保险最重要的就是卫星平台历史数据的情况,保险经纪公司Willis在2015年的《The Space Insurance Market》中就列举了部分参保卫星平台的数据情况,从中我们可以了解到在保险服务商眼中,能够给出低保险费率的是哪些平台,从历史数据来看,SSL的卫星卖的好也是有道理的。



Third Party Liability Insurance


第三方责任险提供由于运营商及所有参与者在进行任务时对第三方的财产造成伤害的赔偿,无论在发射前,发射还是在轨运行阶段。



对于第三方责任险,是来源于1967年联合国的“外太空条约”和之后的一系列相关的国际空间法,而事实上并非所有国家的运营商都有义务购买第三方责任险。但由于第三方损害可能产生的潜在影响很大,因此由许多条约签署国已经实施了国家层面的法律,根据这些法律的规定,通常来说任何个人或在其管辖范围内进行空间活动的实体必须购买此类保险。


对于不同的国家对于此项保险的赔付额有一定的要求或限制,Aon统计了部分国家的赔付额要求或限制,有的国家,如美国、俄罗斯和澳大利亚,都做了赔付额上限的要求,其中澳大利亚甚至可以高达7.5亿澳币,而荷兰则要求了最低赔付额2000万欧元。



给卫星上保险的费率是怎么定的?


任何行业都有它的周期性规律,对于保险行业,即使是航天的保险行业似乎也是如此,只是航天行业的大周期相对于其他行业来说,相对比较长。


保险费率的市场周期变化如下图所示,进入相对宽松的市场周期时,保险公司承保能力增强,希望能够找到更多的市场份额,从而会降低保费费率;但当一些不期望的赔付发生后,就会导致保险公司承保能力下降,从而提升保费费率对冲风险。而这样的市场周期变化在航天市场也是存在的。


 

Aon公司制作了一张关于保险公司承保能力和 Launch + One Year 保险费率的关系图,在1980年前后,由于卫星保险市场的不断繁荣,保险公司之间的竞争加剧,曾经出现过7~8%的较低保险费率,保险公司承保能力一度达到2亿美元;但由于在1980~1985年发射市场的一系列问题,包括1984年的Palapa B2和Westar 6的发射失败,1986年的挑战者号航天飞机爆炸等事件,导致了1987年的保险费率飙升至接近30%,承保能力也降到不到1亿美元;随后市场逐渐稳定,保险公司承保能力升至超过10亿美元,保险费率最低也降至5%附近,这时也出现了许多新保险公司开始进入这一领域;但紧接着,市场再次出现了一系列的发射失败,特别是1998年和1999年,实际赔偿金额甚至突破了22亿美元,而那段时间整个航天保险业的保费也才收了不到14亿美元,这使得不少保险公司退出了这一领域,包括当时的保险大佬,意大利Generali公司,这使得整个市场的承保能力跌至6亿美元以下,费率再次飙升至20%附近


而在此之后,保险业又迎来了Soft Market,近10多年来承保能力稳定增长,发射保险费率也几乎降到了历史最低水平。

 


但这样的Soft Market似乎也孕育着风险,航天领域保险经纪XL Caltin就在CNBC的一次采访中指出,现在的市场像极了1998年前后,发射保险的费率太低,这样留给大家“犯错误”的空间非常小。



而似乎就是在这样的一个时间节点,我们迎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小卫星时代。


小卫星保险的新需求


由于小卫星的不断发展,越来越多原来专门从事为GEO或大卫星提供保险服务的保险公司或保险经纪公司开始探索小卫星保险的市场了。但同时,保险公司们认识到,之前对数量较少的大型卫星起作用的规律和方法并不适用于数量庞大且成本不高的小卫星。


航天工业的传统观点是,小卫星们是不需要购买保险的,因为小卫星主要是由缺乏资金的初创公司和无法负担保险的大学研制的;此外,数十到数百个小卫星组成的星座提供了一种“自我保险”的形式,使公司能够承担失去一颗,甚至是一组卫星的风险,仍然能够正常提供服务。


但在2018年8月的小卫星会上,有保险公司指出,这种想法现在已经不一定正确了,因为随着小卫星从教学演示和技术验证发展到旨在提供商业服务的业务卫星,这些商业小卫星公司已经开始考虑购买发射保险,因为损失毕竟就是损失,即使影响很小。


从小卫星保险市场上来看,没有比Planet更好的例子来说明这一切。Planet拥有超过150颗Dove卫星以及13颗SkySat卫星在轨,这使得Planet成为现在在轨卫星最多的卫星运营商。



Planet已与其保险经纪公司Willis合作多年,从相应的保险公司购买其需要的各种保险,包括保护卫星运输到发射场和其他发射前保险,Planet也一直购买第三方责任险。


但有一种Planet尚未购买的保险则是在发射后对其卫星进行在轨保险,而Planet也表示,并不打算在短期内购买在轨保险。


小卫星保险的线上商店


上文提到保险公司对于小卫星保险领域有共同的认知,就是这是一个新市场,但由于客户特点不同,保险公司也需要改变以适应这一市场。而保险公司们也确实在行动了,特别是在提升小卫星运营商购买保险的便利性上,毕竟不是所有的小卫星运营商都有时间和精力去研究如此复杂的保险市场。


XL Caltin在Utah小卫星会议期间宣布与Precious Payload建立合作伙伴关系,Precious Payload是一家成立仅仅一年的初创公司,致力于为小型搭载载荷提供舱位预订服务,类似于在旅游网站上预定机票或酒店房间。但与传统的提供搭载服务的发射服务商不同的是,Precious Payload还提供保险服务。



按照目前的设计,卫星用户可以通过网站上的表格提供有关其卫星的一些基本参数:卫星的大小和价值,将搭载的运载火箭及其预定的发射时间。 Precious Payload首席执行官Andrew Maksimov表示:“我们承诺会在48小时内回复您的报价。” 虽然这种方式不完全是像汽车保险公司在网上提供的即时报价,但与传统的太空保险行业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



目前,该网站能够提供发射前保险、发射保险和第三方责任险的服务。 XL Caltin的发言人表示,未来他们会与Precious合作为小卫星提供在轨保险的服务。


对于越来越多的新运载火箭,XL Caltin计划对不同的运载火箭使用不同的预设保险费率,但会经常更新。对于那些新的运载火箭,当它们刚刚投入市场时它们的保险费率会很高,但随着它们不断的取得发射成功,保险费率会以相当快的速度降低。


无论购买保险的方式如何,以及采用何种火箭进行发射,保险公司和小卫星公司都希望看到有更多种类的保险能够服务未来的小卫星。 而对于SPIRE和Planet这样的公司来说,他们都表示期待自己的卫星星座能够从保险公司那里获得更好的保险费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