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互保险机构前三季一盈三亏,圈地深耕发展空间仍有限

2018-11-06 11:43
作者:李丹萍
来源:蓝鲸保险

随着支付宝“相互保”的走热,相互保险这一模式也走进大众视野,恰逢国内4家相互保险组织齐齐交出前三季成绩单,蓝鲸保险梳理发现,截至三季度末,除阳光农业相互保险公司(以下简称“阳光农险”)实现盈利外,其余三家“年轻”的相互保险社仍处亏损状态。

纵观目前相互保险社发展现状,经营、资本补充压力大,缺乏激励机制,仍处“摸着石头过河”阶段,发展空间相对有限。未来如何谋生,对此,专家建议称,重度垂直、贴近市场创新,或是唯一出路。

前三季度相互保险组织1盈3亏,保费收入均上行

整体来看,除承接支付宝平台相互保险大病互助计划的信美相互人寿保险社(以下简称“信美相互”)外,国内还存在众惠财产相互保险社(以下简称“众惠相互”)、汇友建工财产相互保险社(以下简称“汇友互助”)、阳光农险等三家相互保险组织,从细分领域来看,涵盖寿险、财险以及农险。

4家相互保险组织中,阳光农险成立时间较长,其余3家均成立于2017年,略显“稚嫩”。细分来看,阳光农险设立于2005年,是国内唯一相互制农险公司,也是五家专业农险公司之一,开设险种包括种植业保险、养殖业保险类涉农保险,以及责任保险、车险等。

信美人寿主要针对发起会员等特定群体的保障需求,发展长期养老保险和健康保险业务;众惠相互主要针对特定产业链的中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的融资需求,开展信用保证保险等特定业务;汇友建工则对建筑领域的特定风险保障需求,开展工程履约保证保险、工程质量保证保险等新型业务。

如今,4家相互保险社今年前三季业绩“出炉”,蓝鲸保险梳理发现,前三季度,阳光农业保险业务收入32.62亿元,同比略微上涨4个百分点,其余3家相互保险社暂无可比数据,但前3季度保险保险业务收入均已超过去年全年。众惠相互、信美人寿保险业务收入分别达到3.11亿元、2.7亿元,汇友建工体量相对较小,为0.2亿元。

净利润方面,前三季度,4家相互保险社中,仅有阳光农险实现0.78亿元的净利润,其余3家则均处于亏损状态,信美人寿、众惠相互分别亏损0.84亿元、0.71亿元,汇友建工净亏损0.17亿元。

事实上,去年全年,信美相互、众惠相互、汇友建工也各自亏损1.69亿元、0.61亿元以及0.3亿元,这或与筹建初期业务推进费用较高有所关联,以众惠相互为例,去年末,其综合费用率和综合成本率均在700%左右。

对于唯一盈利的阳光农险,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保险系主任郭振华对蓝鲸保险分析道,“农业保险具有特殊性,有政府补贴,容易实现盈利”。

从偿付能力来看,随着业务的开展,4家保险机构的偿付能力在3季度均有所下降,但整体充足,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摸石头过河,细分领域相互保险机构自行探路

与常见保险公司不同的是,相互保险社由具有同质风险保障需求的人群,按照平等互助原则组织起来,提供自我保险服务,以满足成员的保障需求而非投资回报,某种意义上,即相互保险社并不以盈利为目的。

对于相互保险制度 ,业内也有不同看法。从细分领域来看,南开大学金融学院保险经济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铭来即对蓝鲸保险指出,部分保险产品,如农险,此前风险较大且难以获取高额利润,因此在市场化运作基础上,以相互保险的形式出现。

“阳光农险实质上并非完全意义上的相互保险社”,中国精算师协会创始会员徐昱琛对蓝鲸保险分析道,其指出,阳光农险更大意义上是相互制的保险公司,“只是在名字当中有相互两个字”。

为何衍生出相互保险制度? “首先是风险的确存在,但传统保险公司由于种种原因不太愿意去做,其次是这些人群易于聚集,且能够保证风控”,徐昱琛以船舶互保为例,其指出,因潜在风险较大,船舶一部分由保险公司承保,剩余部分由船舶主组成共保体,尽管非商业保险模式,但也运行多年,此外,大货车司机、井下煤矿工人等,具有特定风险,均可为自保对象。

事实上,3家“年轻”的相互保险机构所谋领域各有侧重,货车司机相互保险服务,正是众惠相互主打项目之一。

数据显示,目前从事公路物流的司机人群超过3000万人,2016年月均收入仅6000元,64%货车司机未购买商业保险,“中国物流之都驾乘人员意外伤害互助计划”即在此背景下诞生,以期提高高危职业人群的保险覆盖率。从在售产品来看,众惠相互主要集中于信用保险、保证保险、意外保险以及健康保险四大项目。

汇友建工则瞄准建设工程领域,专注保证保险和责任险,涉及建设工程招标、合同履约、工程款项支付、农民工工资支付等,对应产品包括投标保证保险、施工合同单独履约保证保险等多险种,“为建筑行业提供全流程保险服务”。

信美相互则发力养老、健康领域,推出寿险、意外保险和医疗保险等,数据显示,截止3季度末,其共有会员2.68万名,在未对接“相互保”参与人群之前,会员数量或未显可观。

“去年筹建3家相互保险社后,截止目前,暂未有新公司被放行”,徐昱琛说道,监管或也存有放手试水,自行探索的想法,“先自己尽力做好”。

“沃土”还是“盐碱地”,相互保险国内发展空间仍需探讨

值得关注的是,由于相互保险组织没有股东且无资本金,初始运营资金实质上为股东借款,后期运营资金则来源于股东借款或保费结余。那么,国内市场对于相互保险社而言,究竟是“沃土”还是“盐碱地”,能否维持后期有效运转呢?

一方面,“相互保险主要是承保其他保险公司不愿承保,或者做得不够好的领域”,北京工商大学保险研究中心王绪瑾对蓝鲸保险分析道,相互保险制度可在一定程度上防范道德风险、逆向选择以及合理避税。

另一方面,从相互保险所追求的理念来看,“不追求短期收益,为股份制保险难以覆盖的中低收入人群、高风险领域提供保险服务”,决定相互保险难以利用社会资本且规模有限,同时或也缺乏激励机制。

此外,相互保险目标人群定位于中低收入、高风险领域人群,或存在较大潜在风险。“需要通过扩大参保人群,提高规模保费来分摊风险”,王绪瑾建议道,政府机构可相对应给予支持。

“不以营利为目的,这是与商业保险机构最根本的不同”,经济学家宋清辉说道,“没有利益就很难产生动力”,后期或将面临诸如经营、资本补充等方面的压力,发展空间或相对有限。

“纯粹从相互保险社角度去运作的话,某种程度也是出力不讨好”,徐昱琛指出,运作好,需要给会员分红利,运作差,需要不断补贴运营资金。

相互保险行业内人士给出自己的看法,“我们的生存之道和大公司完全不同”,众惠相互董事长李静坦言称, 重度垂直,小而美、专而精为唯一出路。

除专注细分领域外,郭振华则指出,“重要的是创新”,其表示,相互保险可由市场来决定,“假如真正能够为企业和个人节约保险成本,就有前途”。

值得关注的是,王绪瑾也提醒称,从历史状况来看,不少老牌相互保险社转为股份制公司,随着规模发展,相互保险社受限于融资能力,竞争力有限,或也会作出考量。

本站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声明]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