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最古老的保险平台

2018-09-03 11:00
作者:鼎印资本 老马
来源:鼎印三言

尽管是当今被最被推崇的商业模式,平台模式本身并非什么新鲜事物,这种商业模式其实由来已久。


劳埃德咖啡馆


由来已久是多久?我们以保险行业为例,最古老的保险平台源于1685年。这就是今天声名显赫的劳合社保险市场的前身爱德华·劳埃德咖啡馆(Edward Lloyd’ Coffee House)。


1685年,英国商人爱德华·劳埃德(Edward Lloyd)在泰晤士河畔塔街(Tower Street)所开设一家咖啡馆,爱德华·劳埃德咖啡馆。当时,英国伦敦的商人经常聚集在咖啡馆里,边喝咖啡边交换有关航运和贸易的消息。由于劳埃德咖啡馆临近一些与航海有关的机构,如海关、海军部和港务局,因此这家咖啡馆就成为经营航运的船东、商人、经纪人、船长及银行高利贷者经常会晤交换信息的地方。


保险商也常聚集于此,与投保人接洽保险业务。后来这些商人们联合起来,当某船要出海,投保人就在一张纸条,即承保条(slip),上注明投保的船舶或货物,以及投保金额。每个有意愿的承保人都可以在承保条上注明自己承保的份额,并签上自己的名字,直至该承保条的金额被 100% 承保。


由于当时通讯十分落后,准确可靠的消息对于商人们来说是无价之宝。劳埃德先生为了招揽更多的客人,发布”劳埃德名单“(Lloyd’s List),提供商船离港到港时间、国外市场信息、伦敦桥的高水位时间、沉船事故等信息。1696年劳埃德名单发展成一张小报《劳埃德新闻》,每周出版三次,共发行了 76 期,使其成了航运消息的传播中心。


约在 1734 年,劳埃德的女婿出版了《劳合社动态》,后易名《劳合社日报》,至今该报仍在伦敦出版。


从劳埃德咖啡馆到劳合社


后来,咖啡馆的 79 名商人每人出资100英镑,于1774年租赁皇家交易所的房屋,在劳埃德咖啡馆原业务的基础上成立了劳合社。


英国议会于 1871 年专门通过了一个法案,批准劳合社成为一个保险社团组织。劳合社通过向政府注册取得了法人资格,但劳合社的成员只能限于经营海上保险业务。直至 1911 年,英国议会取消了这个限制,批准劳合社成员可以经营包括水险在内的一切保险业务。


起源于300多年前爱德华·劳埃德的咖啡馆,劳合社从水险出发,逐渐发展成为今天全球领先的专业财产险与责任险市场,目前在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业务。


为什么起源于咖啡馆


无独有偶,伦敦证券交易所也是有咖啡馆演变而来。1680年,乔纳森·麦尔斯(Jonathan Miles)在伦敦的交易街(Exchange Alley)开设强纳森咖啡馆(Jonathan's Coffee House),提供各种商品价目讯息,与皇家交易中心竞争,最后演变成了伦敦证券交易所。


劳合社保险市场也好,伦敦证券交易所也罢,都是典型的平台模式,都具备平台模式的核心要素、主要功能以及核心交易。问题是为什么金融平台模式都是起源于咖啡馆呢?


这也许和金融服务交易的属性有关,都属于合约交易,而不是实物交易。这样的交易并不需要太大的地方和设施,信息交换才是金融交易的核心。


而咖啡馆恰好是聚合各类人等、便于信息交换的好场所。再加上咖啡馆老板的无心插柳也许就是形成了劳合社和伦敦证券交易所起源于咖啡馆的机缘巧合。


唐太宗说: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


如果仔细解析一下劳埃德咖啡,一定会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平台模式的机理,说不定还可以找到保险行业中构建互联网保险平台正确姿势。


咖啡馆如何变成保险平台


判断一个企业的商业模式是不是平台模式的方法非常简单,就是看这家企业在核心价值创造过程中定位。


劳埃德咖啡馆之于保险的核心价值是保险交易的达成,即一艘要出海的货船将其风险转移给了一些承保人。在这个价值创造过程中,有风险出售方(船主)、风险购买方(承保人),核心价值是由这两方创造出来的。而劳埃德咖啡馆在并不直接参与价值的创造,而是起到辅助交易的作用。承保价格和条款等因素与咖啡馆没有任何关系。


尽管没有直接参与保险核心价值的创造,劳埃德咖啡馆却是上述交易得以完成最不可或缺的角色。没有这家咖啡馆,这些价值至少不容易被创造出来。那么劳埃德咖啡馆到底做了哪些事情呢?


能够吸引保险交易双方参与是劳埃德咖啡馆平台成功的首要因素。正是由于咖啡馆特殊的地理位置,不但在港口区而且离航海有关的机构很近,他不但吸引了经营航运的船东、商人、船长还包括交易的另一方保险商和保险经纪人。


尽管没有现在互联网那么强大,劳埃德咖啡馆的网络效应还是发酵了。更多的船东和商人,就会吸引更多保险经纪人和保险商;反之依然。这不就是我们常说的平台跨边网络效应吗?


有心的劳埃德也许开始只是想吸引更多的人和卖更多的咖啡,但是却做了一系列成就劳埃德咖啡馆平台的正确事情。从最初的“劳埃德名单”(Lloyd’s List),简单地提供商船离港到港时间;到后来国外市场信息、伦敦桥的高水位时间和沉船事故等信息;再到更专业化的《劳埃德新闻》和之后的《劳合社动态》、《劳合社日报》。


更多、更及时以及专业的信息披露及检索,实际上起到了有效匹配保险交易双方的重要作用。正是这些商业信息使得船主和商人可以更好的把风险需求及时传递出来;而保险经纪人和保险商也可以更好地了解风险标的的情况,以做出是否承保、保险价格和承保条款的设定。


如果只是做到吸引交易双方和有效的撮合,劳埃德咖啡馆可能也就是一家生意兴隆的咖啡馆而已。促成和保证保险交易的达成才是劳埃德咖啡馆可以最终华丽转身成了世界上最大的保险市场的关键。


除了那张既注明投保的船舶或货物以及投保金额,又有承保人写的承保的份额和签字承保纸条,劳埃德咖啡馆一定在某种程度上提供交易背书的角色。这种背书包括了对投保人和承保人背景的了解与调查,也包括对交易合约的认证和保证。就像现在在劳合社要签署合同的话,就要到保单签印处进行查验核对,再将投保单换成正式保险单,由劳合社盖章签字,保险手续至此全部完成。


吸引保险交易双方参与、有效匹配保险交易双方和促成和保证保险交易的达成这些都是一个平台模式可以成立的关键要素。也正是这些要素的具备才推动着劳埃德咖啡馆最终发展成为一个真正的保险交易市场平台。


保险APP是不是平台模式


反而那些号称保险平台的保险APP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平台模式。原因很简单,这些保险APP企业本身介入到了保险交易价值链之中,他们是价值的直接创造者,他们是搭了台子但也自己唱了戏。


这种假装的平台模式与其说是商业模式创新,倒不如说是工具创新。商业模式骨子里还是传统的“线性模式”,只是利用了移动互联网技术和手段。


保险公司自己的保险APP显而易见不是平台模式,就是基于移动互联网的直销;保险中介的保险APP不是平台模式,无论是B2C还是B2B还是B2A,都是自营的批发或者零售;那些保险科技公司的保险APP也是一样,不管你是直接和上游保险公司签的合约,还是后来又通过收购保险中介牌照,本质上和传统保险中介没有什么不同。


不过,不属于纯正的平台模式倒也不是什么错误,毕竟业务运营效率还是有所提升的。只是我们对于平台模式的良好预期就要有所调整,就不能再眼馋那些平台公司不可思议的增长速度、不可限量的增长空间和一发不可收拾的网络效应,当然也包括人家不可一世的估值水平。


保险行业应该拥抱平台模式


平台模式是今天最具吸引力的商业模式,这一点毋庸置疑。就连著名的创业孵化器的创始人都说,到他们这里需求帮助的创业者,超过七成都是为构建平台而来。


保险行业的一些特点是非常有利于平台模式成功的,包括信息严重不对称、信息密集并且参与主体众多。当然也有一些对于平台企业不利的因素,比如监管过严、进入门槛过高、保险公司主体数量过少和当前市场过于集中。


我希望可以看到一些真正意义上的保险平台可以涌现出来。


今天我们已经很难再去成为另外一个阿里巴巴或者腾讯,大平台的时代已经远去了。


可是小平台时代已经来临,在任何一个行业或者更细分的市场中,出现了大量小平台创业的机会等待创业者,保险行业也不例外。


传统保险企业和线性的商业模式当然可以发展而且还可以很赚钱。但是如果可以在保险领域找到一些利基市场,却有机会形成垄断并成为霸主,这样的机遇也许千载难逢。


谁会是第一家互联网上的劳埃德咖啡馆呢?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