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了Hubspot模式,我们发现保险销售的真正问题或许不是流量问题

谈及流量,相信不光是保险,对各行各业来讲都是至关重要的。但有了流量就真的能达到保险公司的预期效果吗?目前来看,很大程度上是不能的。因为对保险销售来说,流量有了,全链条层面更精细化的客户运营还没跟上。 本文保观希望通过对Hubspot业务模式的介绍,为保险行业的销售问题带来一丝启发。

百万医疗险停售背后:保险流量红利见底,行业急需突围

最近,太平人寿上了“保险圈的热搜”,抖音等互联网平台上流传着一段太平人寿保险公司(以下简称为“太平人寿”)黑龙江地区数百位保险代理人“集体维权”的视频。视频显示,几百位太平人寿保险代理人聚集在太平人寿公司大门前“讨说法”。 这起事件的导火索则在于,太平人寿突然停售了包括“医无忧”在内的32款短期健康险产品。在以往的销售过程中,太平代理人都给客户宣传这两种医疗保险分别可以保证续保到80岁和100岁,“医无忧”和“超医保”由此成为了太平人寿的当红产品。 此次停售直接打了太平代理人一个措手不及,后面更是牵扯出了太平培训中的种种漏洞。百万医疗险这些年的火热是行业有目共睹的,很多保险公司甚至将其作为获客的抓手之一。但在其飞速发展的阶段中,也出现了不少的问题,今天我们就从此次的太平事件,来谈谈百万医疗险,谈谈保险营销。

老年人健康险市场诞生的上市公司:Alignment Healthcare如何破局老年人健康管理

Alignment Healthcare是美国Medicare Advantage市场的一家保险公司,利用独有的AVA模型,将老年群体分为四个层次,包括健康体(Healthy)、意外事故人群(Healthy Utilizer)、即将罹患慢病的群体(Pre-Chronic)和慢病群体(Chronic),并将大部分医疗资源配置在慢病群体,开发 Care Anywhere模型,覆盖患者生活的方方面面,达到降低住院率和医疗费用的目的。

管理式医疗等于资源协同整合?来看看年收入700亿美元的Centene是怎么做的

就国内而言,管理式医疗还处于早期探索阶段,来自保险、医疗健康、科技等行业的玩家正在尝试从不同的方向切入,希望能真正打通“医药健险”的各个环节。 这一趋势反映在资本市场,过去几年在管理式医疗相关领域涌现出了一批优秀的独角兽企业,今天我们就来聊聊目前国内外管理式医疗的一些布局和做法,希望能为行业带来一些启发。

千亿市场规模,险企入局却为何是“雷声大雨点小”?

相比起在整个养宠消费结构中占比最高的食品,宠物诊疗、宠物用品成为消费增速最快的两个细分品类。其中宠物诊疗支出增长6.2%,消费者对宠物医疗方面的需求飞速提升。这实际上也是让很多养宠人士能够“感同身受”的一点:一去诊所,动辄上千元的诊疗费用也不禁让人感叹,宠物看病原来也是一样的贵。

保障67%的美国雇员,来看看美国的“自费”团险长啥样

和中国市场相比,美国市场的一大特点就是团险占比很大,由公司和企业提供的团体健康保险构成了美国医疗保健格局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凯撒家庭基金会的最新数据,2020年,约1.56亿美国人受团体健康保险的保障,约占总人口的49%。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有以下几个。第一,历史原因。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和大萧条时期,团险的观念就出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士兵通过《战争风险保险法》获得了保险。第二次大战期间,美国战时法规规定的工资水平比较低,雇主便以团险福利吸引雇员,这一福利一直得到延续。

Hippo房屋险:保险+“人工智能+物联网+生态服务”是怎么做到的?

Hippo Insurance(河马保险)是谁?这家公司,对于国内保险从业者而言相对陌生,因为公司在美国主营业务是房屋保险(Home Insurance),而这是在中国非常冷门的财险业务线之一,受到的关注自然比Metromile、Root要少很多。 然而,Hippo所建立的商业模式,确实慕哲认为最完整的现代保险模式之一,融合了“人工智能”、“物联网”、“生态服务”于一体。公司成立于2015年,在今年(2021年)即将通过Reinvent(NYSE:RTPZ)的SPAC并购模式,完成登陆美股,估值约50亿美元。

多方抢占千亿美元罕见病市场,保险会成为破局者吗?

4月12日,深圳重疾险2021—2022医保年度参保缴费正式启动,迎来了多项服务升级。其中,为了减轻罕见病患者的医疗费用压力,深圳重疾险今年新增了罕见病特药津贴,将为确诊为SMA脊肌萎缩症、庞贝氏病、法布雷病和黏多糖贮积症的参保人在使用诺西那生钠、美而赞等特效药时,提供最高5万元的费用补贴。 罕见病,顾名思义,是指那些发病率极低的疾病。由于我国人口基数大,罕见病患者仍占有相当一部分比例。但与之相对应的,却是相关的药品用量少,且价格昂贵。以治疗脊髓性肌萎缩症的诺西那生钠注射液为例,每单位近70万元的价格对大部分家庭来说称得上天价。因此,面对这个千亿美元的市场,如何切实缓解患者的压力,成为需要医保、商保、药企等多方渠道共同攻克的难题。

巨亏11亿,一季度不太顺的顺丰打算做保险了?

快递一哥顺丰最近不太顺。根据顺丰最新的财报显示,今年一季度,公司预计亏损9亿元至11亿元,而2020年同期疫情之下该公司却是盈利9.07亿元。而在上月顺丰发布的2020年度财报数据显示,全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3.26亿元,同比增长26.39%。

Metromile上市了!又找到了一家可以做空的公司

Metromile是美国第一家按里程付费(pay per mile)的车险公司,于2011年1月成立,经过十年奋斗,终于在2021年2月在美股成功上市。公司的理念和模式,在当时都算得上“领先”且“极具想象空间”,成立之初即成名于硅谷,一时模仿和跟进者众,包括美国的Root(已IPO)、 Zendrive;中国的里程保、OK车险;英国的InsureTheBox等等。

融资数十亿元,HMO模式真有这么香?

在保险产品的发展过程中,如何围绕用户的健康问题提供更加全面的保障正在成为各家公司打造差异化的重要手段,其中比较常见的一个方向是管理式医疗。这年头,不附加些健康管理的服务,好像都有点不好意思推出新产品了。 但细究下来,这不是只靠保险公司就能做成的事儿,涉及到的数据、技术、医疗资源等因素都是需要考虑的。也正是因为医疗健康领域极大的发展空间和“包容性”,各行各业都有不少入局者,例如,运动健身平台、可穿戴设备等都希望借助用户的健康数据,结合不同的医疗场景,从而制定更加具有个性化的解决方案。在谈及Apple最大的贡献时,库克给出的答案也是身心健康领域。

财险走弱、年金险强势、动力转换:互联网保险的分化与挑战

最近,中保协先后分别发布了《2020年互联网人身保险市场分析报告》和《2020年互联网财产保险市场运行情况分析报告》,总体来看这两份报告的关键词就是“分化”。逻辑上来看2020年的疫情加速了保险行业的线上化,所以不论是对于互联网财险还是人身险的发展,都存在一些时代背景的利好。

药品控费博弈:PBM机构与保险公司的“相爱相杀”

PBM全称Pharmacy Benefit Manager ,意为药品福利管理,诞生于20世纪60年代的美国,是处方药项目的第三方管理者。根据美国药剂师协会的说法,PBM主要负责开发和改善处方服务,与药店签订合作协议,与药品制造商进行折扣谈判,以及处理和支付关于处方药的索赔。

美国在线问诊巨头Teladoc的晋级封神之路

Teladoc Health是美国2002年成立的在线问诊公司(telehealth platform),于2015年在美股上市。可以对标中国的“平安好医生”或“京东健康”,但Teladoc有三点最大的不同: 第一,以2B业务为主。TA的主要客户是企业(employer),为雇员投保,或保险公司(insurer),为保户提供增值服务。2B业务的订阅费占总收入的85%左右。而国内巨头都是2C的。 第二,业务以在线问诊为主。收入几乎都是在线问诊服务,很纯粹,不卖保健药、不卖体检卡,即使有,也是问诊之后的延伸服务(开处方药和送药上门)。 第三,增长更多靠并购。在近期火热的并购Livongo(糖尿病管理公司)之前,Teladoc一共有过10个收购和1个投资案例,而且每次收购都能让能力和收入方面,上一个台阶。

利润增加5%,新业务价值率下降10.4%,友邦依然是最“贵”的保险公司

3月12日,友邦保险披露2020年度全年业绩。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友邦集团总资产值为3260亿美元;2020年度,其税后营运溢利同比上升5%至59.42亿美元。 同时,年报显示,2020年友邦保险的新业务价值、新业务价值利润率、年化新保费均同比下降。其中,新业务价值下降33%至27.65亿美元,新业务价值利润率减少10.4个百分点至52.6%,年化新保费下降20%至52.19亿美元。

美国Medicare催生出的繁荣中介市场中,Gohealth和Selectquote究竟有无过人之处?

近日,慕哲看到一些阅读量还挺高的公众号,直接引用某券商报告《美国保险科技行业,小荷已露尖尖角》,介绍Gohealth公司的“保险+TPA”模式(还有另一家同类公司Selectquote),写的看上去很高大上,一会儿TPA,一会儿DTC,其实根本没讲明白公司是怎么经营的,而且几乎是直接翻译自招股书。 同样是读招股书和公开信息,慕哲看到的Gohealth不过是一家Medicare保险中介。说白了,就是线上找客户卖保险的,和“保险+TPA”模式没有半毛钱关系。还有一家同类公司,被券商吹成“领先DTC”的Selectquote。 在招股书里,公司吹吹牛B的“技术”,我可以理解,但券商这么干,我只能呵呵了。慕哲用大白话,给各位说说Gohealth和Selectquote两家Medicare中介公司,剥去那些华丽的外衣,究竟有没有“三头六臂”?

慧择AB面:增收的另一边,挑战何解?

3月10日,慧择公布2020年第四季度及全年未经审计的业绩报告。报告显示,2020年第四季度,该公司单季实现保费收入10.47亿元,同比增长63%;全年促成总保费突破30亿元,同比增长49.9%。同时,该报告还给出了2021年第一季度业绩指引,预计2021年一季度公司总营收为6.5亿至7亿元,同比增长超160%。

Clover Health:美国Medicare Advantage冉冉升起的新星

Clover Health是一家Medicare Advantage保险公司,成立于2013年。MA是美国医保面向65岁以上老人的医保计划,由CMS转移支付保费给商业保险公司运营。 公司在2014年-2019年间获得六轮融资,并于2021年1月美股IPO上市。前期的明星投资人包括First Round Capital(顶级风投,投过Uber、Square等),红杉基金, Greenoaks Capital(知名基金,投过Flipkart、OYO等)。

来势汹汹:保险科技公司蜂拥上市,还有哪些“潜力股”值得关注?

除了在一级市场获得融资的企业外,二级市场的保险科技公司也很热闹:不仅Oscar Health完成了12亿美元的IPO,还有Hippo、Socotra等公司也在筹划通过不同的方式在公开市场进行融资。 我们预计全球范围内保险科技公司的上市热潮还会延续下去,那么,除了已经登陆二级市场的独角兽,还有哪些“潜力股”值得关注呢?一起来看看我们的盘点吧~

IBM“碰壁”:医疗保险科技这条路上,技术与盈利一个都不能少

近日,IBM出售Watson Health的消息不胫而走。据《华尔街日报》报道,IBM的Watson Health业务整合了人工智能、分析和数据,为医院、保险公司和制药公司提供了诸多信息,每年可带来10亿美元的收入,但由于该部门无法盈利,IBM拟出售该部门,并将重点投入到利润丰厚的云计算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