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身险的灵魂之问:保险泡沫论

2019-06-03 15:21
作者:杜鸿远
来源: 保险文化

近日,万能险增长数据引发关注。5月27日,银保监会公布数据显示,今年前4个月,人身险公司代表万能险保费的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收入达4976亿元,较去年同期的3544亿元,大幅增长40%。

 

万能险高速增长,让人不禁想起此前媒体讨论的中短续期产品治理松绑的问题,也让人再度想起“保险泡沫论”。

 

曾经的“保险泡沫论”

 

“保险泡沫论”肇始于2004年,由中央财经大学保险系主任郝演苏教授提出。当时他指出,中国保险业有高达40%的泡沫。

 

2003年,我国实现的保费收入为3880.4亿元,实际不过是2210.39亿元。其中的43%部分属于分红和投资型险种,这样其中就存在泡沫了。

 

当时,郝教授的观点是,保险行业在实行保障产品和理财产品等的多元化经营,但在统计口径上并没有把这个相区别开来,完全把保险产品和理财产品放在一起统计,无法正确反映社会保障程度。正确的方法应该是分项统计,分项统计就可以反映保障程度和理财程度,分门别类比较清晰地呈现在管理者或者投资者面前。

 

实际上,“保险泡沫论”提出时,就引发的业内的广泛讨论。形成的观点主要有三种:

 

一种是同意“保险泡沫论”,加强保险有效供给,如郝教授所言:“你应该主要考虑老百姓的需求,不能像小孩子一样要什么给什么。”

 

第二种是“宏观保障论”,狭义上同意保险泡沫论,但从宏观层面来看,“如保险确实能发挥的四大功能的话,保险就没有泡沫了。”

 

第三种是“保险消费偏差论”。“因为其中买储蓄分红险的客户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在买过保障型险种的基础上所做的同步或二次选择。”

 

现在的“行业终极问题”

 

10多年过去后,2019年5月,关于保险与储蓄、理财之间的关系问题又一次被行业所集中关注讨论。“行业终极问题”由业内知名公众号总结,由弘康人寿总经理张科阐述。其实这一观点至少早在2016年即已被讨论。

 

张科认为,产品捆绑是行业的终极问题,“由于保险公司习惯将保障险与储蓄险进行捆绑销售,才导致保费高企,导致消费者无法获得充足的保障。”

 

他举例说,一份10万元保额的重疾险,如果单纯按照保障险计算费率,年均缴费可能唯有数十元或一两百元,而如果与储蓄险捆绑在一起,则保费高达数千元。

 

当然,这一观点在赢得高度赞赏的同时,也自然会受到不同观点的挑战。

 

另一保险公众号发文提出了“市场决定论”。该观点认为,无论是纯保障产品,还是附加储蓄功能的产品,都有其需求市场。产品是市场选择的结果,产品形态不对错,错的是单一化的产品供给也错误的销售。

 

有意思的是,这一“市场决定论”在一定程度上回归到了2004年郝教授提出问题时的观点。当时,郝教授认为,保险行业应该是满足和培育消费者的需求。

 

由此而言,“市场决定论”或者说“需求决定论”可能并不是这一问题的正确答案。

 

“行业终极问题”的答案是什么?

 

2004年讨论“保险泡沫论”的时候,香港保险业同侪周志坚指出了“需求决定论”的原因。

 

“为什么老百姓喜欢返还型保险,因为他们对于保险的经验和了解。他们以前吃过亏,觉得保险不扎实,保险理赔难,他们不相信长期保险。”

 

总之,从本质上来看,“行业终极问题论”与“保险泡沫论”是一体两面,是保险的保障属性与理财属性矛盾关系的不同表现形式。

 

问题的关键虽然在于其原因是消费者需求决定的,还是由保险公司利益导向决定的。但如果停留在这一层面思考问题,那么这个问题将无解。因为现实情况是,两者确实在客观上形成了共识,保障险与储蓄险的捆绑,以及保障属性与理财属性的混合,都已经被市场所接受。

 

但从行业的良性发展角度来说,或者从“保险姓保”的导向来看,这种状态显然是病态的。因此,我们应该怀疑的是“市场决定论”的正确性。

 

正如郝演苏教授所言:你应该主要考虑老百姓的需求,不能像小孩子一样要什么给什么。

 

“消费者教育”才是终极答案

 

在以上各种观点的碰撞中,有一个核心共识就是“满足消费者需求”。

 

至于哪个观点更得人心,且按下不表,我们可以分享一则关于满足消费者需求的故事。

 

《乔布斯传》提到过一个细节:乔布斯从来不做用户调研。

 

他说如果亨利·福特在发明汽车之前去做市场调研,他得到的答案一定是消费者希望得到一辆更快的马车。你要知道,消费者需求的并不是一辆“更快的马车”,他的真实需求其实是“更快”,而“马车”只是实现“更快”需求的一种交通解决方案。你可以在马车这个解决方案上做改良,也可以创造一种全新的、满足更快需求的解决方案——汽车。

 

乔布斯说,消费者没义务了解自我需求,而商家则有义务理解消费者需求,并提供将需求具象化、清晰化、显性化的解决方案。

 

这一案例的启示是,商家有理解和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并教育消费者的义务。其实做保险,何尝不是如此!

 

正在如张科所指出的,“我觉得客户是不理解保险,或者不了解保险。”要解决这一问题,唯一的办法就是加强消费者教育,通过互联网教育用户以及统一行业标准非常重要。

 

“不是老百姓不需要保险,而是不知道应该买哪一个保险。”


本站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声明]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