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险一金下调空间开启 养老金统筹提速成减负关键

2020-06-10 17:14
作者:
来源:

   自今年“两会”后就受到高度关注的“五险一金”降费,终于迎来了实质性进展。

  13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从2016年5月1日起两年内,阶段性降低企业社保缴费费率和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以减轻企业负担,增强企业活力,促进增加就业和职工现金收入。

  “与去年降低的失业、工伤和生育社保费率不同,此次首度提出了对社保缴费中占比最大的养老金费率进行规范调整,真正打开了‘五险一金’下调的空间,有望为中小企业的减负带来更多帮助。”14日,西南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公共政策研究中心负责人陈靖良对经济导报记者表示。

  据悉,虽然从去年就开始对费率进行下调,但我国企业“五险一金”的普遍缴费比例仍然在40%以上。此次调整后,在达到条件的省份,企业缴费有望降低1%-1.5%。有受访企业管理者对此表示,虽然此次调整幅度不大,但两年来各险种费率不断松动的表现,令他们对经营成本下调的前景颇为看好。

  当然,由于此次并未涉及个人缴费问题,目前单位个人“五险一金”费率依然未变,但受访业内专家表示,缴费减少并不会影响到个人待遇,企业减少的支出,可能会通过其它方式转入职工手中,进而提高个人现金收入。

  不过,陈靖良等受访专家也表示,在推动费率下调同时,更重要的是继续推进养老保险的全国统筹、完善个人账户、牢固费基。“这样我们才能在降负同时,保证社保制度的健康长效发展。”

  企业减负提效

  “对企业影响不大,我们缴费水平都在这次会议提出的标准以下,意味着实际缴费费用基本不会出现变动。”14日,山东一家国有企业财务负责人周华对导报记者表示。

  据悉,此次国务院会议决定中,共对养老保险、失业保险、住房公积金这3项单位缴费比例上限进行了规范和下调。其中,从2016年5月1日起两年内,对单位养老保险缴费比例超过20%的省份,这一比例将降至20%;此外,单位缴费比例为20%且2015年底基金累计结余可支付月数超过9个月的省份,可以阶段性降低至19%。

  另外,失业保险总费率由现行的2%阶段性降至1%-1.5%,其中个人费率不超过0.5%。同时,单位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被要求一律不得高于12%,且各省(市、区)可结合实际,阶段性适当降低这一比例,困难企业还可依法申请缓缴公积金。

  有机构测算,上述举措每年可减轻企业负担1000多亿元。周华对导报记者表示,山东省内多数地区的单位养老保险缴费比例为18%,失业保险1%,公积金为5%-12%之间,均在此次调整标准之下,“如果是在一些达到20%上限的省(市、区),这一调整至少能给企业逐步减少1.5%的‘五险’支出,以1000员工平均每人每年4万元的缴费基数计算,每年就可以省下60万元;如果养老金缴费比例超过20%,那么企业减负的程度会更大,但这样的情况并不多见。”

  “目前看,广东、浙江、山东等社保账户结余比较充足的省(市、区),前期已经对‘五险一金’费率做了调整,这次政策惠及地多为东北老工业区等人口流出、产业结构调整压力较大的地区。”陈靖良说。不过,他也表示,此次对养老保险、公积金这些占比较重的缴费项目进行规范,也为后面更好地统筹打下基础,不排除有进一步下调的可能,“受到惠及的企业面也会更多。”

  “对中小企业的发展肯定会是一个长期利好。”青岛一家服装加工企业负责人洪海也对导报记者表示,公司近年来经常头痛社保缴费成本的增加,“每年的缴费基数都在快速上涨,费率又不降,近两年来甚至已经超过公司的利润增幅。”

  洪海表示,企业本身所处行业低迷,财务支出压力又在不断增大,导致企业经营困难。“虽然这次调整幅度不大,但动的是五险一金里面的‘大头’,如果养老金的下调空间打开,对企业减负效应很快就能体现出来,特别是处于创业、转型中企业来说,帮扶作用很大。”

  “此次调整后,除了医疗保险外,已有四险均出现了阶段性降低,表明了国家对企业降负的态度,会给企业更多的信心及动力。”陈靖良说。而据中金公司研究部估算,社保费率每下调1个百分点,预计2016年全年可减轻企业负担近800亿元;用上市公司的数据来测算,费率每下调1个百分点,企业净利率可扩张0.05个百分点。

  充实个人荷包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此次“五险一金”调整并未涉及个人缴费,但受访业内人士表示,企业员工受惠面或更为显著。

  “企业省下来的成本,部分会通过工资、奖金激励等方式转发至员工手中,即个人现金收入会有所增加。”陈靖良表示,以公积金为例,若企业前期缴费比例为15%,在按照政策调整到12%后,剩余3%就会直接转入员工工资中。

  另外,个人社保待遇并不会因为单位缴纳比例降低而受到影响。因为企业缴纳的养老保险费率是计入统筹账户,未来个人领取养老金时,统筹账户采取的是缴费基数乘缴费年限的计算方法,主要考虑因素包括物价增长水平及社会平均工资的增长幅度等,与费率下调无关。

  不过,有受访者表示,确实期待着个人缴费比例的下调。如在金融业从事工作的张敏就称,其每月4000元的工资中,个人就需要拿出8%的养老保险、2%的医疗保险、0.5%的失业保险以及12%的住房公积金总计900元,即到手的钱只有3000元冒头,生活压力颇大。“如果能够减少这部分支出,对于我生活品质、工作积极性的提高都会很有帮助。”

  导报记者去年初曾按照济南“五险一金”最低缴费比例计算过,单位和个人总计缴纳金额已占个人收入总额的50%以上。即个人若能获得一万元的月收入,就要被扣除5000多元用以缴纳“五险一金”,实际到手不过4000余元。而经过两年来的调整,上述缴费比例不过下降了一个多百分点,即100多元,显然“五险一金”的减负效应,依然大有潜力可挖。

  全国统筹尚需提速

  当然,要想进一步在“五险一金”做出降负效果,也并非易事。

  陈靖良表示,以占比最大的养老金缴费来说,由于制度碎片化,虽然总体盈余,但部分地区养老金空账加剧,养老保险缴费比例进一步下调难度很大。人社部数据显示,去年我国养老保险基金总收入2.7万亿元,总支出2.3万亿元,当期的结余是3000多亿元,累计结余是3.4万亿元,支付能力能够达到17个月,但其中有的省能够保证发放40个月以上,有的省却仅能发放一两个月,甚至当期已有7省收不抵支。

  “各地区严重不平衡,使得养老金降费的空间大大减小。”陈靖良表示,解决这一问题最好的办法是加快推动养老金账户的全国统筹,即通过全国范围内的调剂和转移支付来实现互助共济、风险共担,最终达到总体上的收支平衡。但由于各地区利益上难以平衡,使得改革进度非常缓慢,进一步“降费”更是难以摆上台面。

  不过,有受访人士表示,管理层已经认识到加快养老金全国统筹的必要性,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的2年降费率时间表,就是推动养老保险改革、提高统筹层次的准备之一。

  而陈靖良表示,在加快全国统筹机制之时,渐进式延迟退休、养老保险基金投资运营、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推进多层次的养老保险体系等改革举措也许同步推进,“这些改革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降低社保费率。”

  另外,“五险”中迟迟未动的医疗保险,也被看做下一个降费减负的节点。实际上,部分省(市、区)已经开始行动,如杭州市人社局近日就公布,为切实有效减轻企业负担,将每年对企业缴纳的职工基本医疗保险费部分实行临时性减征1个月,不过个人缴费部分不予减征,仍按规定征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