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疾险陷价格战 中小险企健康险会否重蹈车险覆辙

2019-04-17 16:08
作者:慧保天下
来源:慧保天下

预想中的这一天终于来了。

最近几年,一些中小险企抓住健康险风口机会,频繁推出性价比较高的重疾险、医疗险等产品,试图绕开几家行业巨头构建起的产品和定价体系,以奇兵致胜。从效果来看,确实引致了一轮高性价比健康险的热潮,一部分公司也借机提升了规模。但,在越来越价格战的低俗化倾向之下,没有人愿意点破的是,保险经营规律总是要发挥作用的。

近日,中再寿险的一份报告显示,重疾险产品在费改后发展迅猛,产品设计逐步激进。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中再寿险在报告中明确提到“价格战只会损害市场的可持续发展”,间接表明了再保公司的态度。再保公司由于没有利差,直接承受分保亏损,因此传闻,近期再保公司已基本上不接或很少接重疾产品的分保,或者报价大幅提高。在缺乏再保支持的情况下,中小保险公司继续价格战能走多远是个谜题。

01

网销健康险发展迅猛,成为中小寿险公司发力重点,“头部平台+产品降价”成为一种竞相效仿的竞争策略

随着民众健康意识的觉醒,健康险接替简单的电商类保险产品,成为互联网保险中的现象级存在,加之价格对比行业巨头大幅下降,受到互联网保民、尤其是所谓中产阶级的热爱。

保险行业协会发布的2018年度互联网人身险市场运行情况分析报告显示,2018年,互联网健康险增速迅猛,累计实现规模保费122.9亿元,同比增长108.3%。

其中,费用报销型医疗险仍是受市场欢迎的主力险种,累计实现规模保费64亿元,同比增长133.3%,占互联网健康险总规模保费的52.1%;重大疾病保险实现规模保费33.9 亿元,同比增长68.7%,占互联网健康险总规模保费的27.6%。

中小保险公司长期面临发展困境,走传统路线难以出头,依靠网销健康险迅速抢占市场,树立自身品牌,不失为一条弯道超车的路线。以众安在线为例,保费挤进百亿俱乐部,健康险贡献的保费收入就占到20%。根据2018年度年报数据,明星产品尊享e生及支付宝好医保系列贡献保费收入达17.5亿元,被保用户数约400万。

这个模式可以简单划分为三个阶段,在不同的阶段,中小保险公司与互联网平台及行业巨头之间进行了复杂的博弈。

第一阶段是部分中小保险公司的觉醒。对中小保险公司而言,在缺乏与消费者对接自有渠道的情况下,在产品上,只能寻求当时利差费差死差仍有较大空间的保障型产品入手;在渠道上,只能依靠流量平台、线上自媒体、代理人平台等吸引客户。

中小保险公司为了获取更多保费,积极进行产品升级和价格优化。以百年人寿为例,这家公司是引领最近几年健康险变革的典型代表,这几年推出不少市场叫好的高性价产品,保费规模也从2014年的85亿元增长到2018年的385亿元。

第二阶段是互联网平台渠道的主动介入。保费价格高低是消费者十分关心的内容,互联网巨头建立的保险平台、依托内容获客为保险销售提供导流的自媒体,等等,也自然是紧盯新产品上市,不断提供价格比较,为消费者推荐心目中的最高性价比产品。

头部互联网平台加高性价比健康险成为标配,微保和泰康在线推出微医保-百万医疗,微医保-短期重疾险;蚂蚁保险和人保健康推出好医保-长期医疗,与国华人寿推出好医保-长期重疾险;京东金融与众惠相互保险推出京惠保-短期重疾险……

流量和客户触达优势,使得互联网渠道成为决定产品销售量的重要因素。

第三阶段是大量保险公司开展激烈价格战。部分中小公司的探索和保费激增的示范效应,引发了大量险企重兵杀入健康险领域。在渠道有限、潜在目标客户有限的约束下,只能依靠不断降低价格(同时扩大保障)来建立优势,大有复制车险价格战的趋势。

以长期消费型重疾险为例,近年以来,市场上网红重疾险产品越来越多,百年人寿康惠保、复星联合康乐一生、复星联合达尔文1号瑞泰瑞盈、瑞泰人寿超级玛丽、同方人寿康健一生等多款产品接连上市,保额高、保费便宜,性价比上限持续刷新。

从保障基本重疾,到加入轻症,到支持多次赔付,产品策略分化,中小公司和互联网公司定价越来越激进,消费型重疾险已触碰到价格底线,亏损风险越来越高。

简单计算,一位30岁女性,投保长期消费型重疾险,保额在50万元,缴费期限30年,保障期限至70周岁,尽管各家产品在保障范围、保险责任等方面有细微差距,但总体仍可比,网销产品的价格基本在4000元以下,有的甚至不足线下传统重疾险价格的50%。

02

越来越低的费率中蕴含的死(病)差风险不容忽视,由于费率过低,传闻再保险公司已不愿意再为一些重疾险分保

保险经营还是需要遵循科学规律的。一味的价格竞争必然会迎来经营亏损,这里面既有定价激进的原因,又有客户选择和风险控制的原因,后两者更是整个保险市场的绝对短板。

从定价来说,互联网保民平均年龄较低,众安在线年报披露尊享系列平均年龄在35岁,按道理发病率不高,20-39岁的年龄段尽管女性两癌和胃肝肺癌的发病率还较低,但不可忽视的却是甲状腺癌,互联网保民正处于最高发病段。

中再寿险数据显示,过去十多年内,甲状腺癌发病率急剧上升,男性的甲状腺癌发病率2016年为2006年10倍。甲状腺癌的生存率很高,且手术费用较低。如果客户投保的是消费型医疗险,医疗费用在数万元以内,但如果客户投保的是重疾险,那保险公司必须按照保额进行赔付。单此一项,就大幅提高了重疾险的赔付率。近期,传出重疾险修订中排除甲状腺癌的风声,理应是保险公司的集体诉求。

从客户控制和风险选择来说,互联网保险逆选择和道德风险必然较高,部分保险公司大幅降低了核保的门槛和严密程度,主观上也有放松核保、迅速做大保费的小算盘,死差风险加大也是在所难免。

加之保险公司在医疗体系内缺乏话语权,难以获得医疗数据,无论是投保前对客户身体状况的核查,还是客户发病后对医疗费用的管控,也都缺乏有效手段。

从同业交流数据看,2018年一些网销健康险较多的中小公司健康险的赔付或给付支出,均高于获取的健康险保费增速,或说明经营亏损为大概率事件。

因此,不论是中再寿险的报告,还是传言中一些再保险公司已经不愿意再为这类业务分保,或者大幅提高了分保价格,都不过是当年财产险、工程险被国外再保拒保的历史重现。

03

健康险大概率走入价格战困局,所有看似简单的错误,背后都有不得已

实事求是地说,采取这种模式,中小公司有中小公司的不得已:流量、品牌、规模,都想要;但平台有平台的诉求,以尽可能低的价格吸引消费者投保,符合互联网公司的一贯风格。两厢情愿之下,网销重疾险价格一再走低,亏损成为大概率事件。前一段时间,某家中小寿险公司偿付能力急剧下降,需要引发行业警觉。

如同车险价格战之后严格管制类似,健康险困局也凸显了中小寿险公司的发展困境。一方面,资产驱动负债模式已经难以为继(监管不允许,环境也不允许),发展纯保障型产品,在服务方面又难以建立优势,只能是拼价格。

另一方面,对不少公司而言,发展质量仍然是其次的,现金流、保费规模远比利润要重要。如果网销健康险业务规模可控,亏损一些权当是广告投入,既可以借此打开市场,形成品牌影响力,又可以辅助理财型保险的销售,甚至还可以提高公司估值。

中小保险公司资本力量本来就相对薄弱,如果一味做大规模,打价格战,一方面自身偿付能力可能快速下降,另一方面,市场竞争着眼在价格战上,后续的客户服务质量就可能难以保证,未来如果理赔成本持续升高,保险公司承担亏损之后会不会收紧理赔,又出现拒赔、惜赔等情况,十分难说。真成了“麻秆打狼、两头都怕”。

健康险也在和时间赛跑。一方面,寿险公司积累的红利可以不断释放,整体抗风险能力较高,居民保障不足亟需补足缺口,未来健康险产品创新力度将进一步加大,产品的差异化和个性化更加突出。但另一面,如同车险市场一样,居民收入的增长潜力、合格潜在被保险人的数量增长、新型保障方式的替代,也正在一步步挤压健康险的发展前景。

解决健康险问题的方式和车险类似,车险困境能解决,健康险也一样能解决;车险解决不了,健康险同样无力回天。

汝果欲学诗,工夫在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