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金服加码保险布局背后:3家保险机构均陷亏损各存软肋

2018-12-26 14:14
作者:李丹萍
来源:蓝鲸财经

近日,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蚂蚁金服”)保险业务布局再“加码”,拟按持股比例,向子公司国泰财产保险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国泰产险”)增资5.1亿元。

蓝鲸保险梳理发现,目前,蚂蚁金服已手持3张保险牌照,涵盖财险、寿险领域,对此,专家分析称,蚂蚁金服保险布局基本成型,但并未形成协同,此外,3家保险机构均处于亏损状态,逐一看来,亦各存“软肋”。

欲补偿付能力,蚂蚁金服拟增资国泰产险

近日,国泰产险公告称,各股东拟按现有股权结构,等比例增资10亿元,增资完成后,注册资本金将从16.33亿元增加至26.33亿元。从股权结构来看,目前,国泰产险共有3家股东单位,其中,蚂蚁金服持股51%,为控股股东。

事实上,这也是蚂蚁金服“入主”国泰产险后,进行的首次增资行动。

事实上,这也是蚂蚁金服“入主”国泰产险后,进行的首次增资行动。

回溯来看,设立以来,国泰产险在中国市场长年亏损,偿付能力承压,亟需增资补血。2016年7月27日,原保监会批复国泰产险变更注册资本、股东事项,蚂蚁金服作为战略投资者认购新增资本金8.33亿元,拿下保险牌照的同时,如愿坐上国泰产险第一大股东的位置,在保险业务版图中,落下一枚重要“棋子”。

增资到位后,国泰产险偿付能力充足率得到明显提升,但随着业务开展逐步消耗,2018年3季度,国泰产险的偿付能力充足率已从2016年3季度的613.43%缩减至167.95%,在财险公司中,处于中下位置。

国泰产险偿付能力充足率(%)(蓝鲸保险制图)

国泰产险偿付能力充足率(%)(蓝鲸保险制图)

“增资是为加强国泰产险的资本实力,满足后续发展的需要”,国泰产险回应蓝鲸保险称,经过蚂蚁金服的科技赋能,转型取得初步成效。

“综合来看,股东集体增资10亿元,目的或为提振国泰产险偿付能力,提高市场竞争力”,经济学家宋清辉分析称。

那么,蚂蚁金服入股以来,国泰产险的业绩情况又如何?

公开信息显示,2011年以来,国泰产险保险业务收入逐年上行,2011年至2016年,处于1.63亿元至6.51亿元区间,2017年,即蚂蚁金服入主次年,保险业务收入倍增至13.03亿元,同比涨幅100.15%,2018年前3季度,保险业务收入达22.22亿元。

国泰产险经营业绩情况(亿元)(蓝鲸保险制图)

国泰产险经营业绩情况(亿元)(蓝鲸保险制图)

再来看净利润方面,2011年至2016年,国泰产险持续亏损,2017年,国泰产险净亏损缩小至0.92亿元,2018年前3季度,净亏损0.3亿元,经营情况有所好转,但截至目前,仍为亏损状态。

蚂蚁金服保险雄心未展,所持3家保险机构均陷亏损

值得一提的是,包括国泰产险在内,蚂蚁金服目前持股的3家保险机构,均处于亏损状态。

回溯来看,蚂蚁金服的保险雄心并不限于国泰产险,早在2013年,蚂蚁金服以主发起人的身份,与腾讯、中国平安(601318,股吧)等机构共同发起设立众安在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06060.HK,以下简称“众安保险”),目前持有众安保险13.53%股权,为单一第一大股东。

2017年9月28日,含着“金汤匙”诞生的众安保险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作为受到多路资金热捧的“金融科技第一股”,彼时,众安保险市值一度高达千亿,而随着时间的渐移,其市值“缩水”明显,目前仅400亿左右。

此外,信美人寿相互保险社(以下简称“信美相互”)的初始运营资金提供人中,亦有蚂蚁金服的“身影”,其中,蚂蚁金服出资3.45亿元,天弘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蚂蚁金服子公司,持股51%)出资2.4亿元,合计出资5.85亿元,出资占比达58.5%。

具体看另外两家保险机构运营情况,成立至今,众安保险的保险业务收入规模快速扩大,2014年保险业务收入7.94亿元,此后逐期上行,2018年前3季度,保险业务收入为81.78亿元。

与之形成反差的,则是众安保险未显乐观的利润状况,2017年,众安保险亏损9.96亿元,2018年前3季度持续亏损,净亏损10.94亿元。

众安保险经营业绩状况(亿元)(蓝鲸保险制图)

众安保险经营业绩状况(亿元)(蓝鲸保险制图)

信美相互方面,2017年,信美相互保险业务收入4.74亿元,净亏损1.69亿元,2018年前3季度保险业务收入2.7亿元,净亏损0.84亿元。

“保险机构设立初期处于亏损状态可以理解”,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保险系主任郭振华对蓝鲸保险分析称,由于前期业务开展,较快消耗资本,此外,固定成本均摊等因素也推高费用支出。

各有“软肋”,蚂蚁金服保险业务仍未形成协同

“蚂蚁金服的保险布局基本成型”,宋清辉说道。目前,国泰产险处于传统险企向互联网业务的转型过程中;众安保险定位“保险+科技”以及各类细分场景的互联网保险;信美相互则在健康险及寿险方面发力。

“但业务之间的协同效应尚未有效建立起来,这可能是蚂蚁金服未来发展道路上的‘拦路虎’”,宋清辉进一步分析称,在其看来,目前3家保险机构各自为营,蚂蚁金服的保险生态链并未打通。

此外,逐一细化来看,亦能窥见蚂蚁金服保险布局中的“软肋”。

来看众安保险,居高的综合成本率及缺乏核心竞争力,或为当下需直面的问题。公开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7年,众安保险综合成本率分别为108.6%、126.6%、104.7%、133.1%,2018年上半年,其综合成本率略有下降,但也达到124%。

“综合成本率主要包括综合费用率和综合赔付率”,一位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分析称,其直言称,作为财险公司的重要指标,众安保险120%、130%左右的综合费用率已然偏高,“是亏损比较严重的状态”。

“拆开来看,主要还是费用率较高”,上述业内人士进一步说道,“保险是一个低频、复杂的商品,难以直接触达消费者”,而目前众安保险主打各类小额、高频的互联网保险,更多依赖于渠道,缺乏核心竞争力,“越与大平台合作,越处于弱势”。

此外,无论国泰产险还是众安保险,“互联网基因”是烙在身上的标签,各类场景化、碎片化的互联网保险亦为“卖点”之一。国泰产险亦对蓝鲸保险表示,下一步仍将聚集互联网场景,发力创新小额碎片化产品。

而互联网保险业务,是否如设想中美好?

“如何获客、如何标准化,是互联网保险最重要的两个问题”,中国精算师协会创始会员徐昱琛对蓝鲸保险分析道,在其看来,细分场景或天然存在局限,部分特定场景的互联网保险进入门槛低、同质化严重,“要么做不大,要么做大了又是一场价格战,将‘蓝海’厮杀成‘红海’”。

“不少互联网业务并非刚需”,郭振华指出,实际业务量相对有限。

再来看信美相互,目前,其主要在长期养老及健康保障业务发力。“没有利益就很难产生动力”,宋清辉说道,在其看来,相互保险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初衷,或为制约发展的因素之一。

“客户及平台的需求多样,并非一两家保险机构所能满足”,上述业内人士直言称,在其看来,流量及数据才是蚂蚁金服的核心,“保险牌照对其而言有一定价值,但也不是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