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卖保险又卖药 这样的亚马逊你了解吗?

2019-04-10 14:07
作者:保观
来源:保观

现在的世界首富是不是比尔·盖茨?

 

答案是:不是,是杰夫·贝佐斯。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以1310亿美元财富排名2019年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第1位,蝉联世界首富,也就说连续两年,世界首富都是杰夫·贝佐斯,比尔·盖茨排第二。哪怕今年刚刚离婚后,世界首富还是杰夫·贝佐斯。



提到亚马逊,很多人的印象还停留在卖书的网上商城或者用来盖泡面的kindle。但其实,亚马逊比大家熟知的阿里巴巴还厉害,市值接近阿里巴巴的2倍。

 

亚马逊(Amazon)起家于网上书店,现在已经是全球第一大电商,在全球拥有超过1亿Prime付费会员。



今天的亚马逊在美国人眼中是“一家全球互联网高科技企业”,是“一家什么都做的公司”,它是全球最大的零售商,也是全球最大的云计算服务商,42%的网站由AWS云服务提供支持;亚马逊还推出了Kindle和席卷美国市场的Echo智能音箱,以及智能语音助手Alexa;为了给Prime会员提供福利,顺便成了在线影视巨头。亚马逊为布局线下,斥巨资收购了线下连锁零售商全食超市。2018年,美国在线零售成交量的49.1%都进了亚马逊的腰包,亚马逊确实是一家当之无愧的巨头公司。

 

近两年,巨头亚马逊频频布局医疗健康行业和保险行业,不禁让人浮想联翩,世界首富这是要来改造下保险行业和医疗行业吗?


布局保险

 

2018年5月,亚马逊领投入股印度保险创企Acko。Acko成立于2016年11月,意在运用新技术,把买保险变得简单,这一点和亚马逊的追求高度一致。

 

2018年8月,路透社报道,亚马逊计划在英国新设一个比价网站,帮助英国消费者选择合适的保险产品,借此进入英国金融服务业。

 

亚马逊选择比价网站是有原因的。通常,英国人购买车险时,就会打开比价网站比价。亚马逊的大名,加之多种多样的保险产品供挑选,对客户还是有吸引力的。不过,有知名度并不是成功的保障。谷歌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谷歌于2016年初突然关闭了旗下运营4年的保险比价平台Compare,原因是用户量过低。Compare是一个汽车保险、抵押贷款和信用卡发行相关的比价购物网站,和亚马逊要建的比价网站类似。

 

亚马逊还和家财险公司Travelers合作,共同推出了“智能房屋险解决方案” ,客户在购买保险和智能家居组件包、智能音箱Echo时,可享受折扣价。

 

除了布局保险,亚马逊还搞了一个大事情,就是和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及商业银行摩根大通(JP Morgan)合建医疗保险公司。


联合巨头共建医疗保健公司避风港

 

今年3月,备受关注的亚马逊的新医疗保健公司有了新动态:新公司的名字确定了,叫避风港(Haven),这个名字很符合它非盈利性质的定位。

 

2018年1月,亚马逊和美国保险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及商业银行摩根大通(JP Morgan)宣布他们要为员工谋福利,解决日益高涨的医疗费用问题。三巨头计划强强联合,成立一家非营利性医疗保健公司。消息公布后,各大医疗健康公司的股票应声下跌,包括药店零售寡头企业CVS Health, 医疗分销机构Cardinal Health和美国最大处方药收益管理机构Express Scripts。投资者们担心,三大巨头会借机改变整个行业。

 

据悉,避风港最初计划为亚马逊,伯克希尔和摩根大通的120万名美国员工提供高质量而平价的医疗保健服务,确实是实实在在为员工谋福利。事实上,哪怕有保险,在美国看病也是一个沉重的负担,因为医疗服务和处方药的价格高昂。

 

美国的医疗保健体系从不缺少诟病和争议。据北京商报报道,2017年,英联邦基金会对11个高收入国家的医疗保健系统进行了评估。而医疗保健开支最大的美国,已经连续六年获得最低分。报告结果显示,美国44%的低收入人群和26%的高收入人群认为,医疗费用昂贵是阻碍看病的主要原因。

 


在美国看病贵的大环境下,避风港被外界寄予厚望。毕竟三巨头在各自领域的实力不容小觑,除了120万的员工基数以外,亚马逊的云服务是最好的数据平台,伯克希尔的医疗保险业务实力强劲,如果需要资金,摩根大通可以发挥作用。

 

避风港官网显示,其希望借助数据和科技的力量,创造更舒适的就医体验和更好的医疗保健系统。

 

避风港到底要怎么做?它会就此改变就医流程,甚至改变美国的医疗体系吗?

 

我们可以从高管的组织架构中略窥一二。

 

避风港最近雇佣了Sandhya Rao,来自非营利性组织Partners Population Health的高级医学总监加入公司。

 

此外,避风港的高管阵容如下:

 

  1. 首席执行官Atul Gawande,著名外科医生、作家和公共健康创新者,2018年7月开始任职。

  2. 首席运营官Jack Stoddard,经验丰富的健康技术主管,之前就职于数字健康公司Accolade。

  3. 首席技术官Serkan Kutan,ZocDoc的前首席技术官。ZocDoc是一个医生预约App。

  4. 来自Blue Cross Blue Shield的Dana Gelb Safran负责运行分析项目。

  5. David Smith,来自UnitedHealth Optum部门的高管,因为加入避风港,David还被老东家Optum给告了,理由是违反合同,泄露商业机密。

 

健康技术招聘公司Oxeon Partners的首席执行官 Trevor Price认为,避风港可能会搭建一个“基于风险的临床综合网络”,也就是一个综合医生医术水平、收费情况等的医生网络。然后,避风港可能会根据员工的具体情况来分配合适的医疗类型——急诊诊所,医疗专家或远程医疗预约。此举可以避免员工遇到收费过高的医生和医术不精的医生。

 

Trevor Price指出,避风港也有可能和医院、诊所签约,按照他们提供的医疗服务质量付费,而不根据接待病人的数量或检查费用支付费用。

 

避风港在官网发布的信息印证了Trevor Price的猜测:避风港有兴趣和临床医生及保险公司合作,改善整个医疗保健系统,共同为病人提供更好的服务。避风港在努力修正一些常识,采用创新的方法解决问题。比如,让病人更容易获得初级护理,把保险变得简单易懂,方便易用,让病人吃得起处方药。

 

事情看起来不止是为百万员工谋福利那么简单。


收购网上药店PillPack

 

继合作成立医疗保健公司后,2018年,亚马逊又给行业投下一枚重磅炸弹——宣布收购2014年成立的网上药店PillPack。

 

PillPack将自身定位为“新式药店”,基于医嘱,将不同病人的药方按照一次所需的剂量分小包包装,连同其他比如吸入器、维生素、测试用品等直接寄送给病人。它以客户为中心,完全改变了传统药房的模式。这种线上药房以及配送方式特别适合需要每天固定服药的病人,比如慢性疾病患者,有保健需求的人和老年人。



收购使亚马逊与连锁药店、药品分销商和药店的利益管理者展开直接竞争,引发行业巨震。收购完成后,亚马逊并没有表明其具体意图。而PillPack开始在美国的更多州申请许可。

 

理所当然地,这宗交易的宣布导致药房巨头Walgreens Boots、CVS Health以及Rite Aid、药品分销商Cardinal Health、AmerisourceBergen以及McKesson等公司市值蒸发约145亿美元。同时,沃尔玛因竞购PillPack失败,市值随即缩水30亿美元。

 

2019年,亚马逊任命拥有14年经验的资深人士Nader Kabbani领导新的医药业务。CNBC报道称,Kabbani帮助建立了亚马逊的Kindle自助出版平台并担任物流和Flex业务的副总裁,现在是“消耗品及特殊项目的副总裁”。

 

这位亚马逊的老将会将PillPack带向何处,让我们拭目以待。

 

除了在网上销售处方药,亚马逊已经在向诊所和医院销售医疗用品和设备,并希望扩大这一业务。早在多年前,亚马逊就与Cardinal Health等美国最大分销商建立了关键的合作关系,并申请了各州必须的许可证。

 

另外,亚马逊的AWS云业务加强开拓医疗保健领域的客户,并承接健康数据负载和分析,亚马逊的语音助理Alexa则将通过辅助医师诊断、发挥药物提醒等功能,推进家庭医疗的发展。亚马逊这个巨头的业务广泛而深入,给人一种指哪打哪,所向披靡的感觉。



未来,亚马逊有没有可能在现有基础上,进一步整合各项业务,打通医药、医疗服务和保险,推出精细化的一站式服务呢?我想答案不言自明。

 

据管理咨询公司凯捷发布的2018年全球保险报告(World insurance report),全球有接近30%的人更愿意从大型科技公司购买保险产品,而不是从传统保险公司,因为后者的客户体验不好。

 

客户体验一直是科技公司的专长。近年来,苹果、谷歌、亚马逊等科技巨头纷纷开始进入医疗保健领域和保险领域,寻找科技与医疗保健、保险的结合点,顺带改变传统行业。亚马逊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