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加持车险理赔 中小险企抱团突围

2020-06-05 11:24
作者: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截至7月27日,已有人保财险、平安产险、太保产险、英大泰和保险、诚泰财险、鼎和财险、众诚汽车、中航安盟等36家财险公司新的车险条款和费率已获批。随着商业车险费改进一步深化,各险企、各渠道之间的竞争也越发激烈。与此同时,互联网巨头们一直没有放弃染指的野心,从成立互联网保险公司意欲分食万亿车险蛋糕,到悄然转向,借商业车险费改深化的契机,充分发挥技术优势,携AI、大数据、图像识别等科技玩法,以服务平台的角色换个跑道入场。

费改深入弱者愈弱中小险企抱团取暖

“车险理赔服务平台”将由中国保险行业协会联合全国中小财产保险公司联席会,共同推动多家保险公司、公估公司与互联网企业及地方政府投资平台共同出资,成立中保车服科技服务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后,将运用保险科技创新和互联网技术,建设及运营保险服务平台,提供查勘、快修、零配件供应等系列车险理赔以及车生活系列服务。

为了防止恶意竞争,在二次费改深入之际,监管部门明文规定,在开展机动车辆保险业务中必须严格遵守22个“不得”,其中即包括财产保险公司、保险中介机构及个人不得通过返还或赠送现金、预付卡、有价证券、保险产品、购物券、实物或采取积分折抵保费、积分兑换商品等方式,给予或者承诺给予投保人、被保险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利益。此前,重庆人保财险因在电网(直)销渠道开展车险家用车业务,承诺向投保人赠送商业车险保费一定比例的储油卡被罚款30万元。不过,这一规定执行情况并不乐观。9月份,笔者先后收到人保、平安等多家车险推销电话,自称人保直销人员表示,可送单上门,并可返还270元现金。平安电销人员亦表示,可以争取赠送油卡。

另一方面,中小险企在商业车险费改过程中呈现弱者愈弱的情况。根据慧保天下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上半年保险消费者投诉数据,理赔和给付纠纷19219件,占财险公司投诉总量的77.45%,主要涉及险种就是车险——而亿元保费投诉率和万张保单投诉率的前十位,全是中小主体。

众诚保险相关负责人认为,中小险企与众多大型公司在保费规模与体量方面无法相比,在面临现今竞争激烈的车险市场与高居不下的运营费用,中小企业想在“夹缝中求存”,唯有调整其经营方向,着眼于细分客户市场,专注于差异化及专业化的服务与管理,而不是一味追求业务规模的快速扩张。

与其他险种相比,车险更考验险企的落地服务能力,渠道、网点、人力制约业务规模增长的同时,也影响服务体验。为了强化中小险企的竞争力, 8月30日,中小险企抱团打造的“车险理赔服务平台”发布建设计划,预计2018年正式上线。该平台将由中国保险行业协会联合全国中小财产保险公司联席会,共同推动多家保险公司、公估公司与互联网企业及地方政府投资平台共同出资,成立中保车服科技服务股份有限公司,以公司化、市场化方式运营。该公司成立后,将运用保险科技创新和互联网技术,建设及运营保险服务平台,提供查勘、快修、零配件供应等系列车险理赔以及车生活系列服务。

这种以共享实现合力的方式,得到了中小险企的拥护。众诚保险告诉《中国汽车金融》,非常愿意加入中国保险行业协会筹划的“车险理赔服务平台”,已向中国保险行业协会上报了参与确认函。

互联网与车险巨头的攻防战

截止到9月份,已有18家险企和蚂蚁保险平台展开数据产品合作,还有20多家保险公司在对接中;9月6日,平安集团旗下金融科技公司金融壹账通在京召开“智能保险云”产品发布会,推出面向全行业开放的“智能认证”、“智能闪赔”两大产品。

值得注意的是,蚂蚁金服、滴滴出行也将联合参与这家公司。据悉,该平台将集合蚂蚁金服、滴滴出行的技术支持,借助互联网企业图像识别、车辆调配、路径规划、信用提携方面的技术能力,以期形成强大且反应迅速的查勘服务网络。

参与“车险理赔服务平台”筹建,以技术服务切入车险市场,并非互联网巨头们的第一次。蚂蚁金服在今年5月底发布“车险分”,瞄准当下车险定价“从人”方面的空白,通过人工智能等技术进行挖掘,围绕淘宝消费,水、电、煤的缴费、高德地图的使用情况对车主进行精准画像和风险分析,量化为300到700不等的车险标准分,帮助车险公司提升风险能力,制定更具优势的价格。6月底,蚂蚁金服再次发布“定损宝”,通过AI(人工智能)模拟车险定损环节中的人工作业流程,帮助保险公司实现简单高效的自动定损。据悉,除了车险分和定损宝外,蚂蚁金服保险事业群正在考虑切入险企的销售、投保、车服务等环节,更多地开发数据的精准营销应用。

据车险分相关负责人透露,截止到9月份,已有18家险企和蚂蚁保险平台展开数据产品合作,还有20多家保险公司在对接中。其中,人保、太保、国寿、中华联合、太平、大地、阳光、华安、安盛天平等9家财险公司为第一批与蚂蚁“车险分”达成合作的险企代表。

9月6日,平安集团旗下金融科技公司金融壹账通在京召开“智能保险云”产品发布会,推出面向全行业开放的“智能认证”、“智能闪赔”两大产品。其中,“智能认证”围绕保险公司投保、理赔、客服、保全等环节提供智能化服务,未来或覆盖保险公司远程、线上、移动服务需求;“智能闪赔”以提升车险理赔运营效率为核心。金融壹账通董事长兼CEO叶望春表示,“智能保险云”旨在向行业全面开放保险领域的人工智能技术,助力行业实现智慧化转型,未来将以共享的理念开放更多的AI智能保险产品。

尽管平安产险副总经理朱友刚认为“不可类比和对标”,但“智能保险云”还是被业内拿来与蚂蚁金服推出的“车险分”和“定损宝”进行比较。“智能保险云”的推出,甚至被视为保险巨头对互联网技术渗透的一次反击。

中小险企的选择题:互联网巨鳄还是险企巨头?

众诚借助汽车厂家力量推动OBD(车载自动诊断系统)和TBOX(车辆远程控制与远程读取信息盒子)的安装,并有来自大圣车服的数据支持。

险企巨头平安此前已有与众安合作的先例。众安保险前期在推动车险业务时,采用的就是将线下服务外包给平安产险的做法,即众安打出互联网车险的招牌进行线上销售,而平安负责保单派送、理赔勘察等线下服务。此前,在众安获批车险区域出“保骉车险”保单,未获批的地区则出平安车险保单,两公司采取“保费、赔付”共担的共保机制,以此打破区域对业务规模的限制。

从平安和众安的合作案例可以看出,与行业巨头合作能够弥补中小险企网点不足的情况,因为每个地区审批车险业务时都需要建有落地服务机构。根据公开信息显示,目前众安车险的经营范围为18个地区,安盛天平为25个地区,众诚保险为广东、深圳、上海、浙江、宁波、湖南、山东、贵州8个地区。

但平安的开放平台是否真正能吸引没有血缘关系的中小险企的信任,仍有待观察。对“车险理赔服务平台”,业内人士表示,因为参与者众多,磨合期可能会比较长,借势互联网巨头是短期内最行之有效的办法之一,但过度依赖也会被技术绑架,未来中小险企要确保核心竞争力,还得苦练内功。

在这一点上,背靠广汽集团的众诚车险具备天然优势。据介绍,众诚借助汽车厂家力量推动OBD(车载自动诊断系统)和TBOX(车辆远程控制与远程读取信息盒子)的安装,并有来自大圣车服的数据支持。目前广汽传祺OBD安装量就已经高达15万,积累了一定的驾驶行为数据;还有正在与广汽研究院和广汽乘用车推动在传祺车出厂前进行TBOX安装,TBOX在每台车上将收集约50种行驶数据。通过自建数据库,实现对客户用车风险点把控,推动更精准的风险评估,厘定更合理的定价费率。

不可否认的是,人工智能在保险行业业务流程和服务环节的应用,对于提升运营效率和服务水平作用明显。大数据更是自主定价不可或缺的资源,而这两点,也是中小险企需要迫切解决的问题,从而引发互联网巨鳄和险企巨头“围城”抢攻,竞争加剧、融合加速也将会是未来车险市场并存的主旋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