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路曲折?互联网保险4家仅1家盈利

2018-05-09 10:23
作者:胡杨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以财产险市场为例,众安在线(06060,HK)、浙商财险与安心财险在亏损榜上排位靠前。探究亏损原因,几家公司各有“苦衷”。上一年度,因承保“侨兴私募债”,浙商财险支出巨额赔付,因而出现9亿元巨亏。


另一边,作为互联网保险公司,众安在线与安心财险尚未进入稳定的盈利周期。前者业绩变脸,由2016年的盈利937.2万元,转为2017年的亏损9.96亿元;后者的亏损程度也同比扩大3倍。某保险公司中层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受业务模式制约,互联网险企从事的险种大多不占盈利优势,难以实现承保利润,后续也很难进行投资,靠利差赚钱。


而从整体来看,2017年,国内4家专业的互联网险企中,仅易安财险实现盈利。除众安在线与安心财险外,泰康在线也录得1.94亿元亏损。


互联网险企3亏1盈


截至目前,国内有4家比较知名的专业互联网保险公司。作为新兴业态,这些公司的成立时间均不长。众安在线最早成立,至今经营4年有余。泰康在线与安心财险均在2015年开业,易安财险则成立于2016年。


由于运营时间有限,几家互联网保险公司尚未进入稳定的盈利周期。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这4家险企的净利润“三负一正”,仅易安财险连续第二年取得盈利。不过,相较于传统的老牌财险公司,易安财险的盈利规模还比较小,2017年度实现净利润711.05万元,较2016年同期增长352.48%。


而除易安财险小额盈利外,其它3家互联网险企全部亏损。其中,众安在线与安心财险还现身于年度财险亏损榜的前列。


对于众安在线来说,2017年无疑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以“保险科技第一股”的姿态登陆港交所后,上年度,众安在线共取得保费收入59.54亿元,同比增加74.72%。


虽然扩张势头喜人,但在净利润方面,众安在线却首现亏损,2017年的净利润缩水至负9.96亿元。众安在线解释称,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与长久期业务快速增长带来的未到期责任准备金增加,销售手续费、佣金、技术服务费及其他咨询费支出增加,IPO融资款延迟汇入境内导致汇兑损失等因素相关。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2017年,众安在线的未到期责任准备金为17.69亿元,同比增加1.94倍,占保费收入之比上涨了14.9个百分点;手续费及佣金支出6.24亿元,同比上涨1.17倍;汇兑损益为负1.39亿元。


某保险公司中层人士指出,对于互联网保险公司来说,“流量”是一项颇为宝贵的资源。同传统险企所掌握的品牌声誉能创造效益一样,互联网保险公司需要支付线上宣发费用,利用互联网手段吸引“流量”,这部分支出也是互联网保险公司手续费和佣金的“大头”。据他介绍:“尽管已经有"三马"站台,但就导入流量而言,众安在线仍然是十分迫切的。”


“前途光明”但“道路曲折”


与众安在线开业前3年均实现盈利不同,2015年成立的泰康在线与安心财险目前还未曾取得盈利。2017年,泰康在线合计亏损1.94亿元,较上年同期亏损增加了126.68%;安心财险亏损2.99亿元,幅度同比扩大了309.28%。


不过,从具体的财务数据来看,泰康在线业务扩张的效率尚可,90.04%的已赚保费增幅能跑赢75.64%的手续费及佣金支出涨幅。相比之下,尽管保费同比增长650.67%,但安心财险的手续费及佣金支出增长更快,达到1665.01%。针对这种情况,《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提前向安心财险发送了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时暂未取得回复。


前述保险公司中层人士指出,目前来看,互联网保险整体的业务质量还有待提升。“像这些公司从事的退货运费险,统计数据表明是较难赚钱的。至于医疗险这种相对复杂的险种,仅依靠线上手段是比较难支撑销售讲解、核保、理赔等多个环节的。从原保监会给出的投诉反馈就能看到,互联网保险公司的投诉率名列前茅,理赔不佳就占了相当大一部分。”


关于互联网险企“三亏一盈”的业绩表现,上述人士表示,业务与投资在“双轮驱动”保险公司的净利润。“一种方法是,短期险公司加强风控能力,以实现对承保利润的控制。取得承保利润过后,则有可能留存资金进行投资,最终赚取利差。”


数据显示,2017年,4家公司各自的前5大险种几乎全部承保亏损。


易安财险方面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直言,目前就外部环境来看,“老四家”传统保险公司市场份额高度集中以及激烈的行业竞争给新兴互联网保险公司发展带来不少挑战。若想“突围”,互联网险企应积极发挥互联网及大数据等科技优势,找到细分市场,走差异化发展路线。


同时,业内也普遍对互联网保险抱以积极态度。某资深保险业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在相关政策和法律的鼓励下,互联网保险是有很大市场的。他认为:“单从年轻一代的消费习惯来看,便捷、简单的互联网保险也是大方向。只不过,这种发展需要一个过程,需要国家通过法规予以引导,仅依靠国民自身觉悟的提高是很难的。”


本站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声明]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