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两巨头互联网保险对垒升级 行业成监管“靶子”

2018-06-28 11:42
来源:互金咖

低调潜行。

继今年4月初微保出行险产品“微出行”上线公测以来,近日微信钱包页面已全面开放微保旗下三大系列产品。

截至目前,在阿里系和腾讯系两大巨头中,手中各握一张保险代理牌照,即杭州保进保险代理有限公司和微民保险代理有限公司。这也意味着围绕互联网保险代理业务,AT两巨头对垒已经升级,一场PK战正在上演。

互金咖获悉,在微保全面上线的三大系列产品中,健康险有微医保住院医疗和微医保重疾保障;车险有微车保车险和微车保驾乘意外险;旅游险则有微出行航意航延险。

其中,微保于去年11月2日成立,注册资本金2亿元,注册地为深圳市,惟一股东为深圳腾富博投资有限公司,腾讯是其控股股东。

此前,无论是众安保险、和泰人寿还是香港的英杰华人寿,腾讯均为参股,并未实际控股任何一家保险公司。微保系腾讯控股的首家保险代理公司,由腾讯持股57.8%。

两巨头对垒升级

据互金咖了解,截至目前,AT两大巨头保险代理产品主要集中在医疗、车险以及出行等三大领域。不过,产品细分结构差异显现。

相比之下,蚂蚁保险代理业务具有明显的先发优势。6月15日,首批展业名单里的太平洋寿险正式与蚂蚁金服保险平台签约。根据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共同发挥在技术和服务上的优势,联合推出系列税延养老保险和服务。

此前,在银保监会5月31日公布的首批获准经营税延型养老保险产品的12家险企名单中,包括太平洋寿险在内的6家险企于6月6日获得首批销售资格。

太平洋寿险表示,双方已经开始启动税延养老产品与服务在支付宝平台的加载工作研究,预计三季度,试点地区(上海市、福建省、苏州工业园区)百姓能以支付宝为入口购买太保的税延养老保险产品。

资料表明,蚂蚁金服集团保险事业群,成立于2015年。截至目前,蚂蚁保险已经与80余家保险机构合作,通过各平台服务消费者超过5亿,其中80后90后占比超过80%,通过保险平台向用户提供保险保障近200亿单,全年线上理赔超过40亿笔。

如在蚂蚁保险的医疗险产品中,其面向支付宝用户提供的免费保险服务,最高可以报销2万元的住院费用;同时也面向支付宝收钱码商家提供的免费门诊报销金,可以报销日常的门诊看病费用。

而微保最早上线也是医疗险产品。去年11月2日,有部分微信用户打开微信的钱包页面时,会发现在九宫格里多了“保险服务”这一项。点开“保险服务”,进入的便是“微保”的页面,可以看到一款叫做“微医保”的健康险产品。随后,微保又推出了“微车险”,进入车险市场。

“微出行”则是微保上线的第三大品类保险产品,还是按照“公测——逐步开放”的计划推进。公测期间,受邀用户可以免费领取两大福利:一是全年航空意外险,保额100万,保障全球航班,不限次数;二是全年航班延误险,国内航班不限次数,用户一旦遇到航班延误3小时或以上(含延误3小时后)取消,无需额外申请流程,即可获得6.66元的赔付。

截至目前,微保旗下产品结构相对单一。透过其微保小程序可见,“微医保”微医保住院医疗和微医保重疾保障显示均是泰康在线。“微车保”则是与平安财险合作;“微出行”产品供应商选择的是大都会人寿。

行业成监管“靶子”

不过,随着越来越多的互联网企业加入到保险行业的盛宴中,包括AT两大巨头在内,其保险业务边界也曾引发过市场质疑。

业内认为,互联网保险规模爆发、业务不断扩张的同时也带来了种种风险。但在现有的监管政策中,诸多细节仍存在一定的模糊地带。

互金咖注意到,特别是银保监会自今年4月成立后,互联网保险行业更是成为了监管的“靶子”。进入6月,银保监会频繁点名互联网保险并指出,“发展互联网保险应从自身技术和服务出发,而不是变相绕过监管”。

比如,在涉及电商类保险、旅行类保险、车险、意外险、健康险,以及一些场景创新类互联网保险产品(如航班延误险、退货运费险等)中,有的保险公司为片面追求爆款、吸引眼球,存在保险产品宣传内容不规范、网页所载格式条款的内容不一致或显示不全、未对免责条款进行说明、保险责任模糊等问题,容易造成消费者误解。

其中,6月13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互联网渠道短期健康保险续保问题的消费提示》称,针对近期消费者反映的,通过互联网购买的短期健康险产品到期后不予续保的问题,进行消费提示,建议消费者对此类产品要谨防宣传误导,明确短期健康险不含有保证续保条款等方面情况。

就在去年10月26日,海南保监局曾发布一则消息称,众安财险与其辖内某区域性保险专业代理机构签署保险业务代理协议,代理销售众安财险保险产品。同时指出,这种代销模式存在超范围经营。

具体而言,其基本业务操作流程如下:众安财险向区域性专业中介机构提供其自营网络平台的专属链接,链接对应该中介机构的唯一出单号,该中介机构拓展线下保险客户,了解其保险需求后,用专属链接登录众安财险自营网络平台完成承保过程,众安财险按照代理协议约定的标准向其支付手续费。

不同于传统保险销售渠道的是,在互联网保险业务的宣传当中,往往解释权则归于第三方平台,这就为其提供了打擦边球的空间。

另据银保监会官网统计,仅5月份以来,已有至少7家保险代理公司受到了行政处罚。其中厦门保监局就开出了4张罚单,分别处罚了北京恒荣汇彬保险代理股份有限公司、厦门东方伟业保险代理有限公司、厦门市欣美丽保险代理有限公司和厦门市天地安保险代理有限公司。

黑龙江保监局处罚了安丰代理公司;宁夏保监局处罚了宁夏广泽保险代理有限公司(现已更名为宁夏国投保险代理有限公司);吉林保监局处罚了颖海保险代理有限公司吉林分公司。

本站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声明]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